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66,你这么小的一点女伢,还打邪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一番折腾已近十二点,吕兵放心不下曦曦,怕她出事,睡不着,半靠半卧在床头;圆圆侧着身子,头枕在他的小腹上,因为疲劳睡过去了。可她两胳膊还环抱着他的右腿。床头手机铃声响了,是圆圆的手机。吕兵的手机早忘了关机,他拿起手机,屏幕显示是韩迎翠。他接听了,说:“什么事?”

  “是吕哥——姐夫,我姐好点了吗?”小翠问。

  这会儿十二点了,上班的人还不忘关心圆圆,挺叫人感动的,乡下姑娘善良,吕兵想。可他就想逗逗她,说:“没你在她身边,你表姐她能好吗?”

  小翠说:“奇巧,只要姐夫你就这么一直抱着她,好不了才怪;只怕被你整累了,睡着了吧,没好?你吓唬我。”

  吕兵严肃地说:“你这么小的一点女伢,还打邪?”

  小翠说:“我二十三了,小什么小,没谈上男朋友,难道我是白痴?你是怎么搞的,还把我曦曦姐也整哭了,问她什么也不说,她拿出了六千块钱交到派出所了;这会儿我在她身边,不对,我们在《情缘星空》,这个中科房产的曹副总又跑到了《情缘星空》找圆圆姐,非要她说清楚,为什么对他又打又砸;这会儿曦曦姐在与他谈,这个不要脸的曹副总在笑呢!你在听吗?”

  “在听,你一会儿说派出所,一会儿又说《情缘星空》,到底在哪?”

  “哎呀,两句话一起说了,我们在派出所交了钱,这时柳柳打电话我,说不好了,曹总来找麻烦来了,我和曦曦姐不就赶过来了,裹听不懂。”

  “你是怎么找到曦曦的?”

  “是她来《红楼》找我的,要我陪她去派出所,那个唐副所长在值班,她还说她明天就走了,一分钟也不想待,省得伤心难过,我又不知她什么意思;她赔六千,这几个月岂不是白干了。”

  “你一定要留住她,我明天还她六千好了,”吕兵急了,说。“她要是走了,找你算账。”

  “啊,舍不得了?算账,心疼了!”圆圆说,她睡着了的人竟然醒了,她坐了起来。

  吕兵火了,说:“你还是不是人哪,人家为你打工几个月不全白干了?狼心狗肺。”

  圆圆说:“不是有你还给她吗,你的钱?你人都是我的,你有什么钱,你还给她钱,还不是等于我还给她了。”她一把夺过手机对小翠说:“处理完事情后,你和她一起回老屋来,对她说,不回来我就死给她看,叫她内疚,后悔一辈子。”说完她把手机一摁,甩到沙发上继而搂住吕兵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脸,磨蹭几下,竟然抽泣起来。

  她这一晚上哭哭笑笑,笑笑哭哭,此说彼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喜怒无常,都把吕兵给弄糊涂了,竟不知该如何对待她,真是打不湿,拧不干。他想由她去吧,总有个折腾够了的时候;亦然,几分钟后,圆圆钻进被窝,说:“困了,睡了。”他也躺下。

  又是一天,吕兵醒来上午九点,他听圆圆和小翠在客厅说话,就静耳聆听。小翠说:曦曦姐早上七点就走了,她要我对你说她要找两个不上级的厨师,茶馆生意不怎么好,只晚上营业,白天就为民工做盒饭卖。圆圆说:她怎么想到这一曲心事?小翠说:还不是那个曹洪宇副总,说他被你打了,面子丢大了,一两百个民工还不知道怎么看他呢;曦曦姐说,吃五谷杂粮的都是人,谁个能保证不被所爱的人敲一敲出出气?那个曹副总开玩笑说,他们只吃盒饭,不知有没有粗粮;曦曦姐说,那就让我来给他们做盒饭好了;那个曹副总说,那我带头来吃,照顾你生意。小翠说,就这,心事出来了,他俩都还说无戏言。

  吕兵听她俩说卖盒饭经营有戏,就拢了过来。圆圆说:“你醒了,我去做早餐。”

  吕兵说:“慌什么,不急,这曦曦卖盒饭的主意不错。”

  圆圆气愤说:“这个姓曹的坏蛋还不是看她漂亮,她撇个汉码子〈方言贬指武汉人说话〉调调,一嗲,还不把那个坏蛋给嗲晕了,哼,有本事让他不要我赔他六千块钱还差不多。”

  小翠说:“你也对曹总下手狠了点,鼻青眼肿,那脸上还留着你的爪子印呢;曦曦姐摸了摸他的脸,他说还火辣辣地疼,说不赔钱气难消;曦曦姐说他是美人鱼没逮着惹了一身腥;曹副总开玩笑说你是骚狐狸精没追上惹了一身臊。”

  圆圆一听更火了,说:“他们还说我什么了?”

  小翠说:“开头说什么我没听,我只听曦曦姐说,她从前与曹副总住一条街,来我们这地儿目的是找俩个人,一个是她的亲人一个是她的仇人;曹副总问,找到了吗?曦曦姐没吱声,一脸的泪水;曹副总劝她莫急,亲人慢慢地找,找仇人嘛就算了;你们没看到曦曦姐她那难受的伤心样,我都掉泪了;话说回来,曹副总这人还是蛮好的,昨晚他那个惨样儿,还热心快肠开车送我们回家。”

  圆圆低头不语了,吕兵起身去了洗手间。小翠说:“那我上班去了,生什么气,不听我就不说嘛,曦曦姐昨晚哭着要回江汉,还不是你们合着伙儿欺侮她,我走了;还有,曦曦姐说她太忙,再不回老屋睡了,有事打电话。”

  圆圆怒道:“连你也敢对我翻翘〈方言:无理,造反〉,反了你们。”

  大门“咚”的一声磕上,韩迎翠上班走了。吕兵从洗手间出来见圆圆仍旧傻坐着,一脸的不高兴,根本就没打算要做早餐,说:“又怎么了?”

  圆圆说:“都是因为你,你们一个个都气我,连小翠也反了,竟敢说我是臊狐狸。”

  吕兵听罢,拢过身来搂住她说:“是吗?我来嗅嗅,是哪儿臊呀,不是一向系〈方言:一惯地〉奶气味儿吗,哟!好臊,这儿,”他亲了一下她的嘴巴。

  她噗哧一声笑了,说:“好老公,你到底会哄我了,”她一张阴霾的脸顿时阳光起来,挣脱他说,“做早餐。”

  他说:“不做了,我们到外面去吃,也好逛一逛街,星期天嘛,我只这会儿有个空。”她飞快地亲了他一下,说:“也好,”拉他起身,快乐得像个少女。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