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百六十三章 番外:物极必反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还记得之前有说百夜寒想退役的事情吗?卓柏把这件事传出去了,并且是说成了“百夜寒要退役了”。有一段时间没有管军界的百夜寒并不知道这件事,刚一回特营就看见那帮人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百夜寒皱着眉。

  “少将你别退役啊!”维京真挚地看着百夜寒。

  “卓柏说的?”百夜寒瞬间就懂了,露出一个笑容来。

  这个笑容一出来,众人都放心下来了。肯定是卓柏造谣。

  “不过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百夜寒平静地看着零号特营军人们,“我打算休假。不过休息到什么时候,就看我心情了。”

  万恶的卓柏!众人咬牙切齿的。

  百夜寒淡定地转身就走,也没人敢拦着。

  已经毕业了的卓柏时不时会去蹭听政治课。听说这几天来了个特别年轻的政治教授,长得还贼好看,他就好奇地蹦哒去了。

  目的是想知道这个教授到底有何方神圣引得几乎整个学院的女生都去了,导致正常教室用不了,得换更大的教室。

  新教授走上三尺讲台,一笑就带起了两个小小的梨涡。

  卓柏大大方方地推开门,“哟吼小爷我来上——”他的笑容僵在脸上,“不好意思打扰了……”

  百夜寒走下讲台,一路把卓柏拽过来,“坐好。今天的课题有点不一样,我要向你们讲述什么是落月族真正的军界。”

  卓柏灰溜溜找了个座位坐下来,逃是逃不了了,硬着头皮上吧。

  “另外呢,我们明天就考试,满分八十分,你们能考到一半就很不错了,我对你们的期望是三十二分,至于这位同学,”他笑着看着卓柏,“六十七分起步。”

  卓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打开手机准备录音了。

  “好了,我们上课。”

  百夜寒这节课讲下来,原本修学政治的同学能听懂一点点,来蹭课的小伙伴们都是一脸懵逼,卓柏在椅子上吐魂。

  众人开始问卓柏今天讲的是什么,卓柏捂住额头,“我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卓柏要哭死。明明早知道百夜寒会生气,他就不该瞎造谣!

  卓柏哒哒哒去找百夜尘了,这件事一说出来,百夜尘手里刚削尖的铅笔就被自己掰断了。

  “呃……尘哥息怒。”

  “他是觉得自己成年了么?消失的五年不做数的话也才十七岁顶多十八啊,这家伙……”百夜尘扶住额头。

  自家大儿子正一脸懵逼地看着百夜尘,百夜尘拍拍他的头,“没事。”

  “子言,哈,你要学艺术吗?”卓柏笑着看着子言。

  小孩点了点头。另一个女孩在哥哥身上趴着。

  “诶呀我儿子都上小学了你居然还没结婚。”百夜尘开始催婚。

  “哈?我不着急。”

  “你女朋友不急?你别耽误人家。”

  卓柏撇了撇嘴,“尘哥你现在说话实在是太像我老爸了。”

  “好歹也是三个娃的爹啊。”

  “三个?”卓柏想了想,“哇,那你还放嫂子出门?”

  “没事,我妈在。”

  “那也不对啊,那我嫂子和伯母去逛街,脉脉怎么不去呢?”卓柏看着浅玫瑰色头发的小女孩。

  “还不是因为知道今天寒要来,她就不去了。”

  “啥?他要来!”卓柏炸了。

  “嗯,子言学艺术,这不正好有个全能吗?”百夜尘又开始削铅笔。

  “打扰了告辞!”卓柏站起来就要跑,结果百夜寒刚好进来,脉脉蹦哒着就扑过去了。

  百夜寒还是溪流眼眸的样子,看起来很柔和。

  “子言,我们可以开始学调色了。”百夜寒走到百夜尘家里也有的室内花园,子言就跟着过去了。

  看着自家哥哥认真地调色,脉脉跑过去趴在百夜寒腿上,“你没有看见卓柏叔叔吗?”

  卓柏心里一沉。虽然被叫了好几年了他还是不习惯他才二十四好吧?叫起来这么老。

  “不认识。”

  卓柏差点平地一摔。完了,玩大发了,生气了。

  今天在这里教了子言多久,脉脉就仔细地看了百夜寒多久,“你脖子上的是什么啊?”

  “我人生的第一份礼物。”百夜寒把灵鹿之眸拉出来。

  “哇——好漂亮!是谁送的啊?”脉脉眨了眨眼。

  “你的奶奶和爸爸。”

  脉脉转而看向百夜尘,“爸爸!为什么我没有?”

  “你有,不过是他送的。”百夜尘笑了笑。

  “真的吗?是什么啊?”脉脉的眼睛亮起来了。

  “你的小名,原本说就喊你的名字,后来他回来了,他就说送你个小名,含情脉脉的脉脉。”

  脉脉抱住百夜寒,“谢谢!”

  小孩子总这么好满足。百夜寒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小孩子可爱吧?”百夜尘问。

  “嗯。”

  “那还不找一个女票!”

  自从当了爹百夜尘就进入了催婚大军,卓柏看戏一样看着他们俩。

  “因为外貌而倾慕因为真相而恐惧么?”百夜寒淡淡回复,“她们不能忍受的不是我的身份,是我的职业和过去的一切。”

  百夜尘被怼到了,摆摆手也就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补了一句:“总有真喜欢你的。”

  “喜欢和爱是两个东西。因为爱才结婚,而不是单纯的喜欢。”

  “啧,你怎么还这么固执?”

  “等我遇到我爱的那位吧,”百夜寒的眼眸微垂,安静地调色,“毕竟你都说我死那五年不算上连个未成年人都不算。”

  “你在我家安装什么了?”

  “这只是判断和猜测而已。”

  卓柏仔细地看着百夜寒。

  他穿得和随和但很有品味,坐在画布前,身处在花园里,阳光透过玻璃窗暖暖地照下来,投在他认真的眼眸和精致的面庞上。白皙的手腕轻轻转动,勾勒优美的弧度。他在作画,但他不知道自己就像是一副世界名画中恬静的人。

  卓柏写完这一段,过去找了个角度给百夜寒照下来了,然后和文字一起发到了自己命名为“小柏子认真搞事”的账号上面。

  很多人问照片里出现的这位是不是卓柏的专属模特,卓柏也不知道咋回答,今天逮到让当事人回答的机会了。反正百夜寒在生气,有件事让他暂时不在意那些也好。

  “哥,看!”卓柏亮出自己的账号主页,百夜尘接过来,“你现在发照片都要配文吗?”

  “不不不,重要的不是这个。”

  “嗯。那你是怎么有这个胆给他拍照的?”

  “都是抓拍和偷拍嘛,不然他不得弄死我。”卓柏撇了撇嘴,“重点不应该是评论吗?”

  百夜尘翻了翻评论区,“啧啧,真统一。你也不把他推销出去。”

  “这帮人已经疯狂粉上了他,完全不用我推销。”

  “寒,介意网恋奔现吗?”百夜尘笑了笑,没往百夜寒那边看。

  子言回头看了自己老爸一眼,百夜寒轻轻拍了他一下让他专心。

  卓柏满头黑线。完了,感觉好像更生气了……

  “尘哥我真不知道怎么让他消气。”卓柏终于坦白了。

  “恐怕很难,”百夜尘把手机递过去,靠在沙发背上,“你造谣一个消失了五年的落月族军界的怪物在出现一年后要退役,闹得整个军界都不稳定了几个月,甚至牵连了政治,你觉得让他消气有那么简单吗?”

  “我也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卓柏撇了撇嘴。

  “你没想到你和他的关系么?”百夜尘冷冷一笑,“换做是别人,只是当做笑话。而你,他的挚友;我,他的兄长,我们两人其中一个人说出这种话都会被当做真的。”他皱了皱眉,“卓柏你怎么毕业的这点分析都不行?回炉再造去!”

  卓柏站起来了,到百夜寒旁边,“我知道错了。”

  百夜寒继续画画。

  百夜尘眯着眼看着他,别人就算了,他画画百夜尘还是知道的。他在画画,自己情绪的流露就会在画上。

  刚才他在画这个花园,现在在往里面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百夜尘站起来走到画布旁边,看清了百夜寒往画面上添的东西,笑了笑。他画了一只白色蝴蝶,很小,停在金边虎皮兰上,翅翼翕动。

  画的内容一般能表现画者的内心,而以百夜尘对他的了解,虽然气没消干净,但是没有一开始那样了。

  百夜尘把趴在百夜寒腿旁边的脉脉抱起来了,小家伙扑腾,“爸爸!”

  “乖,让他有点个人空间。”

  卓柏拿了一把高椅子坐着看着百夜寒画画,直到百夜寒画完他才说话:“原谅我了吗?”

  “没有。”百夜寒把画笔放进放着清水的杯子里,拿起旁边的速写本和铅笔又开始画画。

  “我画完了!”子言把画举着给百夜寒看,“怎么样?”

  “调色还可以进步,构图和颜色分布都还好。”百夜寒回答,“今天的课结束了。”

  “那可以开始我的课了吗?”卓柏微笑着,用手撑着脸胳膊肘顶着大腿,侧着头看着百夜寒,“寒老师?”

  要是搁在有女生的地方那帮小迷妹就该尖叫了。

  “不感兴趣。”百夜寒继续画画。

  “哇你有必要这么冷漠吗?”

  “你没意识到你真正错在哪里了。”

  “我认识到了,我不该造谣,而且以我的身份造你的谣咳咳,你懂。”

  “这不是我生气的原因。”百夜寒垂眸画画,“你知道了,今天我上的课你也就会了。”

  卓柏回家听了几百遍录音他也没搞懂,第二天考试果然不及格,没办法,只能找百夜寒问去了。

  “落月族的军界和政治界是联通的。”百夜寒开口。

  “这个我知道。”

  “我一直以怪物身份存在于两者之间,这是一种平衡,我可以作为军人也可以参与纯政治问题。”

  “我打破了这种平衡?”

  “严格来说我消失的五年这个状态已经消失了,我出现之后虽说恢复回来,但不够坚固。在这个时候你说我要退役,给两者带来的感觉就会不一样。军界在挽留,政治界在疯狂地招募。一旦我真的做出只为一个方面效力的决定,你猜后果是什么?”

  “好吧我知道我错哪了,要是只关乎你一个人你才不会生这么大气,结果可能是挑起矛盾,还是内部矛盾。”

  百夜寒轻轻点了点头。

  “走,我请你喝汽水。”卓柏拉着百夜寒的手腕就要走。

  “我说了消气了么?”百夜寒还看着桌子上的教案。

  “诶呀,喝了气不就消了?消气消气,喝多汽水不就好了?”

  “什么?”很明显百夜寒真的不知道卓柏什么意思。汽水,难道不是越喝越气吗?

  “知道啥叫物极必反不?我这叫以毒攻毒。”

  百夜寒收拾了一下教案,举起书就往卓柏背上打,“那你知道柔和了那么久,物极必反是什么吗?”

  卓柏已经感觉到了泛滥的杀气,拔腿就跑。

  教室里空荡荡的。于是刚出去没多久的学生们就看见了他们温文尔雅的教授追着卓柏到处跑的场景。

  “少年,冷静啊!”

  “我都二十二岁不是少年了!”

  “老爷爷你冷静啊!”卓柏刚说完就摔了,脚已经被冻在地上了,“靠!寒你犯规!”

  百夜寒淡定地走过去,“好可惜规矩就是我定的。”

  “你不仅是傲娇,你还腹黑。”其实卓柏已经把冰融化了,继续跑。

  百夜寒在后面走,卓柏跑了一会儿一回头人没追着,就走回去和他并肩,顺手拿走了对方手上的书。

  “我请你喝汽水去?”卓柏没脸没皮地笑了。

  “下个月的所有饮料。”

  “哈?”

  “嗯。”

  “好行吧行吧……”卓柏撇了撇嘴,心说反正你喝的也不多。

  走出学校,卓柏侧过脸看着百夜寒,睫毛的阴影很长,这个角度很好,“诶,寒我还以为你长高了不少,没想到还是比我矮。”

  然后卓柏又被追着跑了一条街。

  就像是以前的他们和未来的他们一样。奔跑,欢笑。

  故事的最后呢,是卓柏结婚了,百夜寒也结婚了,但比卓柏晚一年。不久后他们当然就有了各自的孩子,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和他们一样吧,不说经历过生死,最起码患难与共。

  当然,他们一定也会这样。

  “你的梦想是什么?”眼眸是花蕊黄的少年问道,拽了拽旁边伏案画画的另一个少年。

  “你的呢?”那人不着急回答,而是转过头看着他,一双溪流的眼眸里像是有落花飘零。

  “当然是成为降灵师了,救更多的人,完成他们的愿望。”

  “我也是啊。”

  突然间,卓臣溯说道:“卿,我请你喝汽水。”

  “你干什么坏事了?”百夜卿敏感地坐直了看着他。

  “咳,那什么,就是……”卓臣溯挠了挠脸,“我拿你的棋谱的时候吧,不小心把你的画集给弄脏了……”

  明显的是百夜卿愣住了,随后拍桌子就起来,“卓臣溯我杀了你!”

  “我错了!冷静啊少年!”卓臣溯边说边跑。

  看着这俩孩子闹腾,卓柏靠在橱柜旁边,拿着瓶汽水,“你说怎么不管是我还是我儿子,都逃不掉这个鬼畜的命运呢?”

  “因为你活该,然后你又把这个优良基因给了下一代。”百夜寒淡定地回答。

  “诶你这人——”卓柏说着就笑了,百夜寒也笑了。

  阳光正好,世界和平,当然,除了房子里两个乱窜的孩子,但愿他们能完成梦想,成为出色的降灵师吧。

  不,他们一定会的。

  《降灵师》全篇正式完结!感谢各位的耐心和支持,在此为你们鞠躬。顺手写出本人Q号.(2731821370)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