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虎狼穴,又何妨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陆杜二人缓步来到宫墙外,杜纾敔望着那红墙黄瓦,心中暗道:“这皇帝老儿整日价坐享安乐,师父虽说杀他不得,今日却要好好儿地整顿他一下。”想起程瑶,只觉心下凄然。陆怀远见她神色有异,不由道:“你伤口还痛么?”杜纾敔摇了摇头,道:“这点小伤,一早就好了。”陆怀远道抬头望了眼高墙道:“我先进去探探。”说着足尖一点,腾空而起,越过楼墙。

  杜纾敔心知他是怕自己伤势未愈,进去之后又恐有大内高手伏击。杜纾敔一向自持高傲,虽知陆怀远乃是有心之举,心中也是隐隐地不服。一转眼间却见墙角一株桃花开得正妙,双膝微曲,身子斜斜飞起,伸手摘下一枝桃花,稳稳落地。

  陆怀远背着手,双眉微锁,道:“你可知道,这宫中的高手。”杜纾敔拈着桃花,笑道:“当然知道。当今五位大内高手,武功高绝,均为武林一流高手,但他们不喜武林争斗,便待在皇宫之中,唯有那皇帝老儿方才驱使得动。怎么啦,想起来问这个。”陆怀远神色凝重,道:“我方才看见两条人影贴着竹林过去,轻功不凡,身手矫捷,身形瞧不大清,估摸着应当是一人。”杜纾敔下巴微仰道:“怕什么,你我二人难道还打不过一个老头。”陆怀远奇道:“你认得他们?”杜纾敔笑道:“我是不认得,但师父认得。师父同我们说,这些人啊,平日里教皇帝老儿捧得高了,目中无人,骄矜傲慢,不将旁人放在眼中,所以这五人常常独自巡视,不屑于结伴而行。”陆怀远道:“话虽这样说,但毕竟是皇宫之中,侍卫众多,还是小心为妙。”

  杜纾敔牵起他手,道:“快些,我们耽误了这许久,就要看不完了。”陆怀远笑道:“那便走罢,莫要搅了咱们杜姑娘的雅兴。”杜纾敔格格一笑,道:“这就走罢。”说着两步向前,抢在陆怀远前面,便向东首的梅林走去。两人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方才看完一座偏殿,只觉皇宫大内华贵非凡,宫殿绮丽已绝,再有建筑错落有致,花木繁盛奇美。

  陆怀远跟在杜纾敔身后,但见她一路拐弯抹角,何处有小道,这里有暗门,哪里巡逻侍卫众多,竟了如指掌。他越看越奇,不禁问道:“纾儿,你从前来过皇宫么。”杜纾敔螓首微偏,道:“来倒是来过一回,不过那是老儿是要招安才邀我来的。”陆怀远道:“只来过一回,你怎的对此处如此熟悉?”杜纾敔拿着一张羊皮纸扬了扬,道:“师父绘过一张地图,教我拿了来了。”陆怀远道:“程女侠也只来过一回,怎就记得如此深刻?”杜纾敔笑道:“师父说她当年来逛皇宫之时,误打误撞进了御书房,随便扯下一张纸来,竟然就是大内的地图,于是便照着超录了一份。这些人也是,如此重要的物什,就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陆怀远道:“当今的皇帝身边能有什么才人。不过这皇帝到也不是一无是处,他的瘦金书体可谓妙绝。”杜纾敔秀眉一挑,道:“你见过啦?那你定是来过大内了?那你为何要骗我你不曾来过?”陆怀远道:“我可没骗你,皇宫大内,我着实没来过,但大哥来过,还偷了几幅丹青回来给我们瞧呢。”杜纾敔冷笑两声道:“不想陆大哥也屑于做这事。”陆怀远道:“大哥……他从前也不似这般,全是因为大嫂逝世才这样的。”

  杜纾敔道:“大嫂?我怎么……”她话未说完,但听陆怀远道:“噤声!”拉着她躲到墙边。杜纾敔见他匆忙,知道来人本事不小,于是屏住呼吸,贴墙而站。陆怀远见那人越走越近,忽生一计,他伸手摸出一个铜钱,抛向屋檐,杜纾敔微微一愣,但听清脆的一响,那枚铜钱落在屋檐之上。杜纾敔蓦地一惊,那人脚步声愈响愈近,双腕一抖,两条银绫软索出袖,吸一口气,便欲走出。陆怀远见状忙将她拉回来,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要她别轻举妄动。杜纾敔见他这般,也只好收回双绫,屏息躲回墙角。那脚步声戛然而止,似是在驻足查探,随后却又向反方向走去。杜纾敔和陆怀远直至听不见声音才从躲藏处出来。杜纾敔吐了口气,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过来。”陆怀远道:“那人疑心重,听见了铜币声,却听不见呼吸声,便会怀疑人往反向去了。”

  杜纾敔眨了眨眼道:“这人你认得?”陆怀远道:“岂止认得,我们还打过架。”杜纾敔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叉腰道:“着啊,你竟敢骗我!”陆怀远奇道:“我又骗你什么了?”杜纾敔向四处张了张道:“那人是大内高手,你自己说的和他交过手,你还说不曾来过皇宫!”陆怀远又好气又好笑,道:“我骗你做什么,就像我虽见过程女侠,却也未曾到过碧寒山庄。”杜纾敔格格一笑道:“走罢,我怕那人又追回来。”陆怀远道:“你要去那处?”杜纾敔摸出图纸道:“我可不想去前殿,拟不定正好撞上认得我的官员。咱们去御厨房罢,师父说,御厨的果子做得可好吃了。”陆怀远道:“御厨房人多眼杂,你不怕?”杜纾敔道:“怕什么,都是些不会武的小厮。”

  陆怀远还未答话,就被杜纾敔拉着向前,心想两人只要在一处,便不会有什么意外。只见杜纾敔七弯八拐,绕过巡查卫士,来到御厨房。果然如她所说,此处人虽多,但尽是不会武功的杂役,他混在其中也不易教人发现。他刚一回头,只见众杂役中间混着一个锦衣男子,腰间横挎一口长剑,脚步轻盈,走路时片尘不沾,陆怀远一惊,他离那人尚远瞧不清样貌,但单凭这气魄便猜得出是谁。陆怀远低声道:“余安,难不成是来找纾儿寻仇来的?”他心念微动,忙伸手去拉杜纾敔,哪知竟拉了个空,定睛看时,身周尽是宫人,杜纾敔早已不见踪迹。

  陆怀远定了定神,心想,杜纾敔为人机敏伶俐,不会有什么大事,但身前这个余安却甚是棘手。他妹妹余敏死于简卓之手,偏生余敏死后杜纾敔做了楼主,听闻余安武功高强,但极易迁怒于人,杜纾敔若与其会面,免不了一场恶战,最好杜纾敔早已察觉,躲到别处去了。

  想到这里,只有自己硬着头皮先去会一会他了。

  陆怀远吸一口气,背手回身,抱拳道:“想必这位便是余老前辈了?幸会幸会!”

  余敏和简卓与程瑶平辈,余安又是余敏的妹子,故陆怀远唤他一声“前辈”。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