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 大难不死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终于打累了的孙李二人呼呼的喘着粗气,刘星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不会是死了吧。”

  孙强脸上掠过一抹恐惧。

  李宏生蹲下身去,探了探刘星鼻息,不由得僵了一下,死了!二人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他们终究是普通人。虽屡屡作恶,却也从未杀过人。此番绑架刘星,初时倒也未起杀心。先前商量对付刘星之时,最差的情况也就是万一刘星不识抬举,便打一顿教训一下。依三人想来,十万块钱外加恐吓,对一个乡下人来说已经足够了。没想到刘星面对十万块钱却是不为所动,而是先动手踢伤王辉,后又打伤孙李二人。让二人一时间怒火中烧,血撞顶门之时,下手便没了节制。如今见真的杀了人,怒火平息的二人不由得大为惊恐。

  此时王辉也弯着腰走了过来,脸上肌肉仍不时抽动,显然是裆部受的那一脚着实不轻。

  “怎么办。”

  王辉看着一动不动躺在血泊里的刘星,脸色发青。

  “既然已经死了。”

  李宏生吞了口唾沫,又吸了口气道:

  “也没别的办法,把他扔到海里,清理一下现场,赶快离开这里!”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二人无奈,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

  因王辉伤势极重,行走困难。当下孙李二人便抬起刘星往崖边走去,到得崖边,二人一起用力,扑通一声,刘星已落入海中,溅起片片水花,霎时不见了踪影。三人收拾完现场,急速离去。

  此时正值落潮时分,刘星漂在海面,载沉载浮,缓缓向海中漂去,却是并不下沉。

  就在刘星濒死之时,胸前心形玉坠突然间光芒大放,将刘星包裹在其中,光芒消散之后,刘星已没了踪影!

  刘星醒来时,见自己处身于一道峡谷的谷口,打量周遭,却并无人迹,只偶有野兽嘶吼之声。

  此处空气新鲜,不对,刘星感觉此处空气并不只是新鲜,似乎,似乎有种特殊的元素,吸上一口,令人心旷神怡。

  刘星喃喃自语: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会到了这里?”

  心中疑惑,却是一头雾水。身上剧痛传来,不由得呻吟出声。因伤势过重动弹不得,当下只得闭目静养。

  两日之后,伤势略有好转,又痛又饿的刘星缓缓站起身来,慢慢向谷外挪去,虽不知此地为何处,但总得找点东西果腹。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堪堪挪出数十丈,但闻一声兽吼,刘星大吃一惊,举目看时,却是一头色彩斑斓的猛虎!

  此虎与普通猛虎略大,背上皮毛为黑色,两颗犬齿足有普通猛虎的两倍有余,不知是何种类,此虎离刘星七八丈距离,虎目瞪视刘星,攻击意味已是不言而喻!

  刘星心中一片冰凉,想到自己的遭遇,想到心妍尚在苦苦等候,想到自己今日终将葬身虎口。

  蓦地,一股不甘的怨气冲天而起,直上高空,凝而不散!

  黑背剑齿虎猛然跃起,直向刘星扑来,刘星身受重伤,已是不能躲闪,只是圆睁双目,不甘的怨气越发浓郁!

  正在此时,远处突然有人轻‘咦’一声,紧接着,黑背剑齿虎口中传出一声沉闷的低吼,自空中跌落,就此不动。

  刘星经历连番打击,此时再也支持不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修真界,玉衡宗,一座外门弟子洞府内。

  除刘星之外,尚有两人,此二人一男一女,约摸十五六岁年纪,白色衣袍,男童长身玉立,相貌敦厚,器宇不凡,却是有些木讷。女童明眸皓齿,钟灵玉秀,虽非绝色,却是清新秀丽,可爱讨喜。

  此二人身份乃是道童,此番奉师命带刘星登记入门,为外门弟子。之后二人又送刘星回到洞府,此时正为刘星讲解一些宗门之事。

  “初入门的聚灵期弟子,均不能辟谷。宗门设有膳堂,洞府外有一条小路,离此约数十里。每日正午一餐,需灵石购买。你可一次多买一些,以免耽误修炼,这些灵石你先用着。”

  说着,手一翻,掌中出现七颗乳白色石头:

  “这是中品灵石,可换七百颗下品灵石。对了,灵石兑换比例是一颗极品灵石换一百颗上品灵石,以此类推。平时修炼除吸收天地灵气之外,也可吸收灵石中的灵气,增加进度。将灵石握于掌中,运转功法,便可吸收。”

  刘星推辞一番,方道谢收了,清风也送了十颗中品灵石,一百颗下品灵石,刘星也自收了。明月又道:

  “普通弟子入门后,聚灵期为外门弟子。一旦突破至筑基期,立时升为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每月发放下品灵石五颗,聚灵丹三枚,还有清水符,轻身符,神行符各一张。这点东西是不够用的,那便要接取宗门任务,比如打理灵田,药田等各种杂役,赚取灵石及宗门贡献点。”

  “宗门贡献点?”

  “不错,每一项任务,除灵石外都有贡献点可拿,弟子在宗内购买东西,都可用贡献点购买,比用灵石要划算的多。不过师兄暂时不必去接宗门任务,以免耽误修炼,待日后有了修为再说。”

  刘星答应。二人又嘱咐几句便告辞离去。

  送走二人后,刘星回转洞府,关上石门。打量洞府,不由得思绪万千。那日,他被李宏生三人打的失去知觉,后来那三人以为自己已死,便将他丢入海里,再后来不知为何却来到了修真界。又遭遇黑背剑齿虎,本想自己此番必然无幸,却又被两位高人所救并带来玉衡宗。那两位高人乃是地球上的古人,鬼谷子王诩与扶摇子陈抟。二人于清朝年间跟随师父来到修真界。

  当时刘星醒来时,已在王诩陈抟二人洞府。刘星将自己的遭遇告知二老,二老念及能在修真界遇到刘星,缘分当真不浅。当下便收刘星为徒,让其加入玉衡宗,先从外门弟子做起,传了他一门功法‘凝玉功’并告诉他,修真界时间流速与地球不同,修真界十年地球上方始一年。到时修炼有成可再回地球,接心妍来修真界。

  想到此处,刘星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绝美的女孩,心妍!不由自语道:

  “心妍,等着我,我很快便会回去,等着我!”

  此时刘星虽有些饥饿,但想忍忍也就过去了,当下盘膝坐于蒲团之上,开始参悟凝玉功。

  直到后半夜,便去石床上和衣而眠。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起床,去外面溪水边洗漱一下,便继续参悟。直至巳时,但觉腹中饥饿不能忍受。随即起身,直奔膳堂而去。

  山路虽窄,却也并不难行。不足半个时辰,便已看到前面的大片建筑。来到近前,但见最前方建筑的匾额上‘膳堂’两个大字,很是醒目。

  进门后便是大厅,有桌椅,便如同地球上的食堂一般。只是空间甚是广大,可容纳数百上千人同时就餐。此时时辰尚早,只有十余人。刘星来到里面饭食处,见有数十道菜品整齐摆放,皆为大木盆盛装。旁边有一人,面无表情。刘星自是看不出是何修为,想来也只是聚灵期,当下拱手行礼。

  “新来的?令牌拿来。”

  刘星将自己的令牌递了过去,那人查验过后还给刘星,并取了一块木牌递了过来:

  “每月一颗下品灵石,每月初一缴纳灵石,查验食牌。只限享用素菜瓜果及灵米,所取饭食须全部吃完,其他荤菜需另行购买。”

  刘星接过食牌,缴纳一颗下品灵石,装了一大碗米饭。那些素菜与地球上的菜似是而非,并不相同。刘星均不识得,当下便随意取了几样,找了张桌子,便开始享用。

  一口灵米入腹,但觉一股灵气散溢开来,浑身舒泰。青菜亦是如此,不由得大为欢喜。当下大快朵颐,吃了个不亦乐乎。

  一顿饭吃完,刘星只觉神清气爽。当下并不耽搁,向外行去。此时膳堂中就餐修士陆续增多,刘星自觉乃一介凡人,并未理会他人,自顾向外行去。那些修士见刘星一介凡人却成为外门弟子,均大感惊奇,其中一人道:

  “小子,你乃一介凡人,怎的也能入门?”

  刘星打量此人,十七八岁年纪,相貌倒是一表人才。只是双眼上翻,盛气凌人。

  “小弟刘星,见过师兄。”

  刘星不想招惹是非,拱手行礼,此时另一名弟子道:

  “王师兄,此人乃是凡人,我看八成是混进来的。”

  那王师兄道:

  “不错,刘师弟你去搜搜看,可有什么证据,若是找到证据便将他交给宗门处置。”

  说着,朝那刘师弟使了个眼色,那刘师弟答应一声,便来到刘星身前。

  刘星见此情景,已知自己遇上麻烦了。解释已是无用,当下急速后退,心中思索脱身之计,口中说道:

  “你们想做什么?”

  那刘师弟一声冷笑:

  “做什么?自然是查验你是否混入本宗,小子,你还敢躲?”

  身形一闪追上刘星,五指萁张抓了过来。刘星举手遮挡,一脚踹了出去,却被那刘师弟侧身躲过。

  “小子,你还敢反抗,简直找死。”

  一掌拍向刘星,已是用上了灵力,之前因刘星乃是凡人,并未瞧得起他,自是不会使用灵力。

  刘星只觉一股大力袭向自己,却是躲无可躲。登时被灵力笼罩,动弹不得,这一掌便正中胸口,只觉一阵剧痛钻心,立时便吐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那刘师弟并未就此收手。见刘星受伤倒地,欺上前来,抬起右脚便踩了下去。刘星勉强侧身躲过,腿上用力横扫,那刘师弟不料有此变故,脚下不稳,摔倒在地。刘星翻身而起,怒火上涌,骑在刘师弟身上挥拳便打,拳落如雨,那刘师弟一时间尚未回过神来,登时便是满脸开花,围观之人更是目瞪口呆。

  那刘师弟毕竟有聚灵期五层修为,方才轻敌才吃此大亏,待反应过来立时大怒,正欲反击,不料刘星却不待他有所动作,俯下身去张口便咬在他咽喉之上。

  这一下变起仓促,众人大惊,若是这刘师弟被咬断喉咙,哪里还有命在!

  刘师弟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刘星一口咬断自己的喉咙,刘星虽未全力咬合,那刘师弟的喉咙却已被咬破,鲜血汩汩流出。

  其实这刘师弟也是合该倒霉,初时他根本未将刘星放在眼里。后被刘星打翻在地,一时便懵了。初时他原本可用灵力将刘星震开,然刘星咬合之后,再想震开,却非易事了。这也是因其临敌经验不足所致。

  刘星正自思索脱身之法,忽觉背后重重一击。一阵剧痛传来,原来却是那王师兄一掌打在他的后背。刘星大怒,拼命之心顿起,牙齿一紧,那刘师弟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惨叫。此举倒是吓退了那王师兄,不敢再行攻击。

  旁观众人悄声议论。

  “没想到这刘玉坤竟然在一个凡人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

  “是啊,这二人乃是袁大公子的跟班,平日里骄横跋扈,仗势欺人,如今有此结果,真是报应。”

  “刘玉坤若是死了,这乐子可就大了。”

  “这二人无非是想勒索那刘星的灵石,这下可是阴沟里翻船。”

  那王师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面色阴沉,过了好一会儿,才道:

  “刘星师弟,方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放开刘师弟,我们就此罢手如何?若不然,你也会受到门规处罚。”

  刘星想想也是,如此下去终非了局,对方既已给了台阶,自己也便见好就收,当下放开刘玉坤,慢慢起身。

  此时刘星脸上染满鲜血,模样有些狰狞。

  “王师兄既如此说,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告辞。”

  他此番受伤不轻,须得先回洞府疗伤,当下不再耽搁,缓缓向洞府行去,料想那王师兄不敢再行动手,因此并不担心。

  那刘玉坤愣愣的躺在地上,一时却忘了起身。那王师兄阴沉的望着刘星的背影,事到如今,他也不能再对刘星出手。面子倒在其次,这刘星虽是凡人,却是个敢拼命的主儿。自己若是不小心把他打成重伤或者弄死了,这大庭广众之下,残杀同门的罪名可是自己万万承受不起的。

  半晌,恨恨的对那刘玉坤道:

  “还不起来,是嫌不够丢人吗?”

  恨恨说罢拂袖而去,刘玉坤爬起身随后离去,口中兀自喃喃咒骂:

  “妈的,属狗的吗?打不过便咬人……”

  刘星返回洞府,因身上并无伤药,只得简单包扎一下伤口。心中却是颇不平静,若无修为便无自保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修炼!一咬牙,盘膝而坐,只有修为高了才不会任人欺凌。

  其实刘星在拜王诩与陈抟为师之时,王诩曾赐予刘星一个储物袋,此外登记入门时,也有一个储物袋,只是刘星尚未修炼出神识,不能开启,而清风与明月二人也未思虑至此,这才有了如今无药疗伤的尴尬。

  凝玉功聚灵篇已有所感悟,当下按功法吐纳修炼。

  数个时辰后,忽觉丹田内一热,似有一丝丝天地灵气汇聚而来。心中大为欢喜,吐纳行功愈发卖力。

  自此之后,刘星除去用餐及休息便一直修炼不辍,身上的伤势也是慢慢好转。

  时光如梭,转眼已是三月有余。

  这一日,刘星收功。

  “这却是怎么回事!如今已是三月有余,丹田内的灵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连一个周天都运行不到,便已无影无踪。所幸的是,似乎修炼出一点点不知是不是神识的东西,隐约能看到丹田内的情况。”

  心中思绪万千,不由得又想起心妍。想到她还在苦苦等候,不知那李宏生是不是又去找她麻烦,自己却修炼的一塌糊涂……

  一时之间愁丝不断不能自抑。霍的站起身来,大叫一声,在洞府内来回疾走。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