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四章 初出宗门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自上次事件之后,不少弟子已是识得刘星,不过刘星并不在意,也不去招惹他人。

  一回到洞府,便欲继续修炼。

  风轻柔微微一笑。

  “不必如此心急,须知修炼非一日之功。”

  “话虽如此,我若早一日修炼有成,便可早一日让心妍脱离危险。”

  刘星面色坚定,风轻柔脸上掠过一抹感动,当下说道:

  “你且稍安勿躁,先把你的两个储物袋取出,那里面可是有不少东西。”

  刘星依言取出那两个储物袋,一个是大师父王诩所赐,另一个乃是执事处胡奇所给的宗门制式之物。

  刘星先将王诩所赐储物袋取在手中,鼓捣半晌,抓耳挠腮,却仍是不得其门而入。

  风轻柔噗嗤一笑。

  “傻弟弟,你丹田中只有刚修炼出的一点未经炼化的灵力,根本不能使用。神识嘛,倒是有一点,却并无使用之法,如何开启?”

  刘星讪讪一笑,将储物袋递了过去。

  “那还是你来吧。”

  风轻柔却并未伸手去接,只是意念一动,但听哗啦声响,刘星身前地上便落下一大堆物事,刘星不由得大为佩服。

  刘星看去时,见有两柄长剑,如一泓秋水,锋利异常,一些瓶瓶罐罐,皆为玉质,其上有标签,标注有聚灵,培元,洗髓,辟谷,回春,等字样,一堆灵石,下中上三品皆有,多数为下品,约有上千块,中品约百块,上品十五块。

  “你师父对你还算不错,给的东西也算不少了,这长剑均为极品法器,聚灵丹作修炼之用,培元丹固本培元,洗髓丹洗经伐髓,辟谷丹每颗可辟谷十日,回春丹是伤药,灵石也可辅助修炼,中下品就不要用了,杂质太多,起码要用上品,中下品用来购买东西。”

  各位看官,此话一出,刘星因初入修真界,自是不明其环境,并未觉得如何,若其他修士听到,却是非吐血不可,须知修真界灵石应用广泛,得之不易,往往拿性命去拼,也得不到多少,便拿刘星所在大宗门玉衡宗来说,外门弟子每月只得五枚下品灵石,膳堂每月就餐只取一枚,便可见一斑,此为闲话,不提。

  风轻柔将其余物品收入储物袋,只余聚灵丹,辟谷丹与培元丹。

  又将另一个储物袋内的东西倒出。

  两件青色道袍,衣领处却无云纹,为中品法器级别,两柄长剑,也是中品法器,六张符箓,分别为清水符,为自身清洁的消耗品,轻身符,神行符,十颗下品灵石,一颗中品灵石。

  刘星曾听明月说起宗门发放月奉的数目。

  “这胡奇给的东西都是双倍,还加了一颗中品灵石,自是看在师尊的面子了。”

  他却是不知普通外门弟子却只得一柄长剑,尚且是下品。

  “你如今可先行服下一颗培元丹,一颗聚灵丹。”

  “服药修炼,岂不有违自然之道?”

  风轻柔微微一笑。

  “万物生长靠阳光普照,又岂非自然?”

  话中隐含深意,刘星恍悟。

  “记住,修炼要活学活用,不可迂腐僵化,待丹田内灵气满溢,沿任督二脉作周天行功,炼化之后,灵力便会呈液化状态,至灵气不再减少之时,再行三周天,复归吸引灵气入体,循环往复,周而复始。期间若是饥饿,可收功进食,或服用辟谷丹与聚灵丹。”

  时光如梭,转眼一个月过去,这一日,刘星收功,面色有些沮丧。

  一个月下来,刘星几乎是不眠不休,丹田中的灵气如绿豆粒儿一般大小,呈水珠状,与之前修炼凝玉功相比,相去不可以道里计,然即便如此,这绿豆粒儿大小的灵气与空旷的丹田空间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此下去,何时能够再见心妍?!

  “你丹田空间远大于常人,如此进度本在情理之中,你切莫心急,你现在的修为,大概在普通聚灵期修士的一二层,已是难能可贵。”

  刘星曾听王诩说过,修为境界分聚灵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通玄期,大成期,渡劫期八个境界,聚灵期共分九层,其他境界为初,中,后,巅峰四层,不知要修炼多少岁月,自己能在一个多月达到此种程度,是因修炼上界无上功法之故,若是换做普通修士,已经是偷着乐了,可一想起心妍,便是忧心重重。

  风轻柔叹了口气。

  “你既如此心急,便只有另想他法,不过,我却有一个条件,若不答应,我便不管你了。”

  “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可以通过其他方法让你快速提升修为,条件是只有当根基稳固之时方可晋级,否则,一旦根基不稳,便如同没有根基的楼宇,终将一事无成。”

  “答应,我一定答应。”

  风轻柔叹了口气,望向刘星,有些宠溺,又有些无奈。

  “好吧,我现在教你一个法术,留作保命之用,待你能够熟练使用之时,我再跟你说下一步计划,你听仔细了,这个法术叫做天罗指,口诀是,心念存丹田,灵力成一线……之后灵力配合法诀由指尖射出,何时能把石壁射出一个孔洞,便算是小成。”

  刘星依法施为,却不料只是施展一两次,还没等到天罗指成型,丹田内便已空空如也,便继续修炼,可喜的是,施展天罗指消耗的灵力很快便可补足,之后便恢复原样,如同老牛拉破车,缓慢无比,风轻柔解释说此为正常现象,便不去在意,灵力积累一些之后,便施展天罗指,周而复始,不眠不休,风轻柔几次劝他略作休息,刘星却是不听,依旧修炼如故,累了便感悟自然经,饿了便吃干粮或服用辟谷丹。

  不知不觉间,半年时间已过。

  这期间,清风明月也来过一次,见刘星修炼尚可,并未出现岔子,聊了一会,代师尊留下一些灵石丹药,便即离去。

  如今,刘星丹田内已有花生大小水珠状的灵力,神识也能灵活运用,外放时可达数丈范围,神识范围内的景物如落叶飞花,虫蚁爬动,尽皆清晰无比,比之用眼睛去看,何止强了数倍。

  不过,代价却是所有丹药挥霍一空,上品灵石也已所剩无几。

  刘星手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抬手一指,一道无形气劲激射而出,但听“夺”的一声响,石壁上已多出一个一寸深浅的孔洞。

  “柔姐,成了!”

  刘星大喜叫道。

  “半年天罗指小成,也难为你了,以你如今修为,天罗指若是全力而发,只能出一指,可洞穿对手灵气护罩,若减少灵力输出,倒是可出两指,不过指力会相应减弱,届时你可灵活运用,作为保命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可使用,此番修炼因你偏向于修炼天罗指,修为进展却是一般,相当于二三层。”

  “所谓有得便有失嘛,接下来如何做?”

  “嗯,你去宗门售卖东西的地方,购买一些灵药,我为你炼制一些丹药,顺便买些灵药种子,种于须弥连心坠中,用于日后炼丹。”

  “柔姐,你还会炼丹?”

  “什么话,我师从太上老君,岂能不会炼丹!”

  是啊,太上老君最出名的便是炼丹,柔姐自然也是炼丹高手了,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

  路上,顺手打了些野味收入须弥坠,须弥连心坠叫着拗口,便索性叫须弥坠了。以刘星如今的修为,捉几只野兔之类的小动物,自是手到擒来。

  此去天秀峰,约摸数百里,一路上刘星修为全开,只用了数个时辰便已抵达天秀峰,刘星望了望天色,已是申末时分,天色尚早,修真界并无钟表,计时方法与地球上古人一般,以天干地支计算时日,刘星初时并不习惯,慢慢的也就适应了。

  执事殿。

  进来后,见里面有十余人,刘星入门时为其登记的执事胡奇仍在,杂役弟子却换了新人,月奉在每月月底前三天皆可领取,刘星见前面尚有十余人,也不着急,便欲去后面等候,不料那胡奇却一眼看到刘星进来,忙起身迎了过来,刘星见胡奇走来,便拱手道:

  “见过胡师叔。”

  胡奇一听,双手连摇。

  “这可使不得,刘兄弟若看得起胡某,称呼一声师兄,胡某便心满意足。”

  “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胡师兄。”

  “这就对了嘛,师弟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领取月奉。”

  “好,师弟随我来。”

  “胡师兄,这却使不得,师兄先招呼其他师兄们,莫要坏了规矩。”

  胡奇迟疑一下道:

  “也好,师弟且稍等片刻,待师兄忙完,再来与师弟叙话。”

  说罢,便即回转,刘星见后面墙边有几把凳子,便走过去,盘膝打坐。

  自刘星与胡奇说话之时,其余众人亦是窃窃私语,大意是因胡奇对一名聚灵期底层的小修士如此亲热,均感大感不解,时不时回头望向刘星。

  不过,也有人见过刘星在膳堂外的那一战,便与其他人私语。

  约摸一炷香之后,厅内众人陆续离去,刘星睁开眼睛,站起身来。

  “想不到师弟如此勤奋。”

  说到此处,胡奇“咦”了一声,看着刘星。

  “师弟,你的修为,是二层还是三层?为兄倒是看不出来,奇怪。”

  “这个,小弟也不大清楚。”

  刘星吓了一跳,他修炼的是自然经,三篇共九个小境界,却是从聚灵期一直到太上老君那个级别,胡奇以修真界的境界来看,自是模模糊糊。

  风轻柔传音道:

  “这倒是我的疏忽,修真界的聚灵期与筑基期修士丹田内灵力为雾气状态,你修炼自然经,灵力则为液化状态,与他们相比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今日晚间,我便施法为你遮掩一番,以免露出破绽。”

  此时胡奇问道:

  “你修炼时感觉如何,可有不妥?”

  胡奇是筑基期,又刻意交好刘星,自是大为关心。

  “倒是并无不妥。”

  “师弟最好请教一下两位长老,修炼可是马虎不得。”

  “小弟理会得,下次见师尊时便请教他老人家,嗯,胡师兄,我这月奉,你看……”

  刘星岔开话题。胡奇拍了下额头。

  “哎呦,你看我这聊着聊着倒把正事儿给忘了,师弟,把令牌给我,为兄这便为你办妥。”

  刘星道了声“无妨”便把令牌递了过去。

  “师弟,你入门后一直未曾领取,共计十个月,除去入门时支付的一个月,尚可领取九个月的月奉。”

  当下取出一堆东西放在案几之上,刘星并未点算,将月奉放入储物袋,便即告辞,胡奇直送出门来,方才拱手道别。

  藏宝阁。

  一排排木架整齐摆放,一名三十岁左右胖胖的修士,在木架旁查看,青色道袍,衣领为金色云纹,刘星虽看不出修为,但看金色云纹,便知境界比之胡奇要高一个等级,恐怕是金丹期了,当下不敢怠慢,施礼道:

  “晚辈刘星,拜见前辈。”

  那修士回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刘星,并无架子,目中却有探究之意。

  “小家伙,你要购买些什么东西?”

  “晚辈要购买一些灵药,及灵药种子,紫杞叶,三叶草,紫色曼陀罗,各三株,五花石二两,阴阳果一枚,幽冥花一株,……灵药类要百年以上年份,灵药种子多要一些。”

  长长的药名报出,那金丹修士不动声色,目中探究之意更浓,待刘星念完,这才道:

  “幽冥花没有,不死草没有,其他的倒是都有,灵药总计七百八十枚灵石,五花石六十枚灵石,灵药种子共计两百八十种,每种按十株计算,共计七十枚灵石,总计九百一十枚下品灵石,若是用贡献点购买,则会划算的多。”

  “用灵石购买。”

  那金丹修士动作快捷,功夫不大,面前长桌上便摆满各种颜色的灵药以及种子。

  交付灵石,刘星收起东西,那修士自始至终也未曾多问一句,刘星也放下心来,问道:

  “前辈,请问最近的坊市在何处?”

  “嗯,宗门内便有坊市,每月初八开市,出了宗门往北数千里的浮阳城,也有坊市,倒是每天都开市,不过出宗门须去执事殿报备。”

  “多谢前辈。”

  那修士目送刘星离去,甩了甩头,便即转身,不再理会。

  “柔姐,宗门内坊市尚有将近十天才能开市,不如我们直接去浮阳城吧。”

  “也好,借此机会你也出去见识一番。”

  主意打定,便不再耽搁,快步来到执事殿,胡奇刚好准备离开,见到刘星去而复返,很是欢喜,刘星说明来意,免不了又是一番闲扯,比如聚灵期弟子不得随便出宗门,若为刘星报备,须担风险之类的话,好说歹说才肯答应,又嘱咐一番,诸如一切小心,早去早回之类。

  到得山门处,却被一人拦住去路,刘星看去时,见那人衣领为金色云纹,原来是金丹期修为,这一年来,对于宗门之事也是了解了一些,门内弟子皆穿青色道袍,聚灵期为普通青袍,筑基期则是黄色云纹衣领,金丹期为金色云纹衣领,元婴期为紫金云纹衣领,化神期以上以及他们的道童则随意穿着。

  刘星不敢怠慢,上前行礼,经过一番盘问之后终于放行,刘星谢过,直出宗门而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