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九章 第一次杀人与夺舍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此时矮个修士处在中间,反倒成了刘星的挡箭牌,高个修士的一棍便朝着矮个修砸去,情急之下,高个修士奋力外拨,棍头擦着矮个修士砸向地面,溅起漫天尘土,刘星飞起一脚踢在矮个修士屁股上,矮个修士飞起,撞向高个修士,高个修士无奈,只得伸手接住,刘星眼见机会难得,一咬牙,又发出一指,光芒闪过,此番却是二人齐声惨叫,矮个修士左下腹被洞穿,那高个修士右腰则被穿了一个窟窿。

  二人齐齐暴退,各自止住流血,双眼血红,互望一眼,均有忌惮之意。刘星两次天罗指已然用完,灵力所剩无几,对手尚有战力,三十六计走为上,撒腿便跑。

  二人大怒,急速追赶,矮个修士手一翻,手中多出一张符箓,当空祭出,转眼间便已飞至刘星上空,但听轰隆声响,漫天巨石纷落如雨,直向刘星砸去。

  刘星大骇,匆忙躲避,却仍被一块巨石扫中左肩,登时血花四溅,刘星强忍疼痛,连续躲过几块巨石,又被另一块巨石砸中右腿,一时间痛入骨髓,好在这符箓有时间限制,不久之后,便即消散,刘星却又被砸中几次,所幸并未伤到要害,倒在地上,喘息不止,那二人见刘星倒地,脸露狞笑,逼了过来,不过并未掉以轻心,凝神戒备,矮个修士道:

  “小子,你不是很能耐吗,本不想取你性命,你胆敢伤了老子,老子要先折磨你,然后再弄死你。”

  高个修士道:

  “小子,你现在法力耗尽了吧,可还能发出之前那种指力?不过你那指法不错,若能交出修炼之法,老子倒可考虑饶你一命。”

  刘星心中一动道:

  “你二人若能放过我,我便将修炼之法传与你,但刘某却是信不过你们。”

  “那你倒说说看,如何才肯交出修炼之法?”

  “你二人须发下重誓,否则免谈。”

  那二人对望一眼,目中一抹狡诈一闪而过,点了点头。

  “好,我们发下誓言便是。”

  当下二人各自发誓,言明刘星若交出修炼之法,便不再难为与他。

  “你二人且近前来,我将修炼之法交于你们。”

  二人却非傻子,那指法太过霸道,之前吃过苦头,二人身体竟被同时贯穿,此时犹有余悸,正因如此,也更是贪婪,若能得到此等指法,那岂不是如虎添翼?!

  矮个修士问道:

  “难道修炼之法不是刻在玉简之中?”

  刘星道:

  “此指法口口相传,从未刻入玉简。”

  二人无奈,只得凝神戒备,上前两步,此时二人与刘星相隔已只有两丈左右。刘星口中胡乱念出几句口诀,那二人凝神记忆,戒备之意却是松了几分。

  刘星口中不停,身形却已暴起,手中多出一柄黝黑的短剑,正是墨龙!直朝那高个修士划去,那高个修士仓促间举棍遮挡,却听‘嚓’的一声轻响,那铁棍被拦腰划断,墨龙却是去势不减,高个修士被斜肩带背划为两半,刘星并不停手,直向那矮个修士杀去,他已受重伤,体力有限,灵力亦是所剩无几,必须一鼓作气。

  那矮个修士先前两次被天罗指洞穿,此时更是不济,勉强躲过,见到同伴的惨状,登时慌了,便欲逃走,刘星追上,一脚正踢在伤处,矮个修士一声惨呼,仆地便倒。

  “大爷饶命,都是误会。”

  生死关头,矮个修士已顾不得羞臊,急忙求饶。

  风轻柔道:

  “既已撕破脸皮,不可留下祸患。”

  刘星闻言,有些迟疑,他乃地球人,年纪尚轻,又从未杀过人,方才情急之下杀了那高个修士,见到那人的死状,整个人被划为两半,内脏都流了出来,胃中便已剧烈翻腾,险些当场呕吐。

  那矮个修士见状,从腰间解下储物袋,双手奉上。

  “我二人一时糊涂,冒犯了高人,还望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刘星接过储物袋,却见胸前光芒一闪,矮个修士已然毙命。

  刘星有些无奈。

  “柔姐,他既已求饶,便放过他也无不可。”

  风轻柔道:

  “修真界凶险无数,你若心存妇人之仁,定会后患无穷。”

  刘星叹了口气。

  “柔姐,凡事都有个过程,我知道放走那人不对,有些妇人之仁,但我总要慢慢适应。”

  “随你吧。”

  此事揭过,刘星看了眼墨龙,仍是通体黝黑,滴血不沾,不由得赞了声。

  “好宝贝。”

  收了两名修士的储物袋,便寻一僻静之处进入须弥坠。

  此战刘星受伤不轻,进入须弥坠之后,风轻柔取出疗伤药,让刘星内服外敷,后又帮他包扎好伤口。

  刘星打坐恢复法力,稳定伤势之后,取出高矮两名修士的储物袋,将里面东西倒出,不由得大为失望,里面东西着实少得可怜,一柄长剑,一根铁棍已被削断,百余枚灵石,数张如仙剑符等低级符箓,如那巨石符箓级别的却是一张也无,一枚记载功法的玉简,叹了口气,将东西收起。

  “如此垃圾的修为,自是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风轻柔微微一笑,似在意料之中。

  “你今天表现尚可,一对二也能取胜。”

  刘星亦是颇为自得。风轻柔见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少得意了,修真界处处凶险,与人交手最忌慌乱,也绝不能轻视对手,须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切不可大意,再者是事后回想当时情景,总结经验,唯有如此,方能走得更远。”

  刘星起身,朝风轻柔深施一礼。

  “多谢柔姐,小弟受教了。”

  “你我之间无需如此。”

  风轻柔还了一礼。

  接下来刘星将那根常青藤与灵药种子种于药田内,便自去参悟自然经。

  第二日继续赶路,至中午时分,行程已过大半。

  正行间,忽听得风轻柔轻“咦”一声。

  “怎么了?”

  “左前方三里处有个人,受了重伤,却是未死。”

  “过去瞧瞧。”

  按照风轻柔指点的方向,刘星来到一处山谷,谷口处躺着一人,是名老者,道装,衣着破烂,满身血污,却有一息尚存。

  风轻柔道:

  “此人元婴期修为,此前必是经历一番惨烈打斗。”

  “我们试着救他一救。”

  风轻柔不置可否,刘星取出回春丹。

  “柔姐,此人受伤如此之重,需要几颗回春丹?”

  “至少三颗,未必管用。”

  刘星取出三颗回春丹,扳开老者嘴巴,便欲将丹药送入其口中,突然间光芒一闪,一个寸许高的人影激射而出,只一闪,便没入刘星眉心不见了踪影。

  刘星脑海中。

  那寸许高的人影显化出来,相貌与老者相同,散发出强大的威压,却是老者的元婴!只是形貌有些暗淡,刘星的魂魄却是一小团白光,在老者的威压下,正自瑟瑟发抖。

  “小子,你良心不坏。”

  那老者元婴叹了口气。

  “我老人家身受重伤,肉身已然无用,元婴灵力也已损耗大半,也是迫于无奈,这才夺舍与你,你的肉身资质虽说垃圾了些,也只能将就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放你的魂魄投胎转世。”

  刘星灵魂尚未修炼成元神,不能开口说话,闻言却是大惊,难道这就是夺舍?!此人乃是元婴期,自己在他面前如同蝼蚁,此番怕是在劫难逃,心中不甘,自己还未见到心妍,绝不甘心就此陨落!待要反抗,却是动弹不得,一时之间无计可施。

  “小小元婴也敢如此嚣张,当真是大言不惭。”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老者元婴正欲动手,闻言大吃一惊,转头望去,只见一名绝色女子,面罩寒霜,正冷冷的盯着自己,老者元婴看不出女子修为的深浅,只感觉深不可测,正是风轻柔!老者元婴顿感大事不妙,正待逃走,一只如同羊脂美玉般的手掌已然探出,抓了过来,元婴大骇,却是避无可避,立时便被抓入手中,动弹不得。风轻柔身形一动,便来到了外面。

  “仙子饶命,晚辈愿将所有宝物,拱手奉上。”

  风轻柔神情冷漠,不为所动。

  “杀了你,难道你的宝物还能飞走不成!”

  接着,便欲将老者元婴捏爆,老者元婴急急说道:

  “且慢,晚辈此番受伤是为了一座洞府,疑是大魔神蚩尤的洞府,晚辈可带仙子去取宝。”

  风轻柔闻言心中一动,停下手中动作。

  “你得到什么东西?”

  “晚辈与同伴无意间发现一座上古洞府,里面处处禁制,晚辈费尽心力只得一枚玉简,神识不能进入,必是绝世功法,同伴起了歹意,突施辣手,晚辈受了重伤,只得逃走,那混蛋紧追不放,晚辈拼的几乎肉身报废,方才逃出生天,本想觅地疗伤,来到此地已然支持不住,得遇小兄弟来此,这才,这才……”

  “你那同伴是否陨落?”

  “并未陨落,却也受伤不轻。”

  “那洞府在何处?”

  “西北方向百万里的天风谷。”

  事情已然明了,风轻柔又以神识搜索元婴记忆,两相对照,确认其所言不假,也不废话,法力涌出,无视那元婴哀求将其禁锢,让刘星取出一个玉瓶,将元婴收起。

  “此元婴或许会有大用,先收起来吧。”

  见刘星欲收入储物袋,笑道:

  “储物袋乃是低级空间法器,不能收入活物,放入须弥坠吧。”

  刘星依言收起元婴。

  风轻柔冲那老者尸身招了招手,一个储物袋便飞人手中,继而自尸身丹田处飞出一道光芒,却是一面铜镜。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