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六十二章,池泽,亲亲好不好?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看!太阳出来了!”,池泽指着天上初生的太阳惊喜地说道,但三岁小孩都知道池泽是在故意转移话题来掩饰自己生理上的某些需求。

  都是男人,直面自己的需求有那么丢人吗?濮洲心里一万个不解。

  然后又在心里骂了一万遍偏偏这个时候出来的太阳。

  如果可以,濮洲真想当场日了太阳,谁让它那么没有眼力见。

  然而,濮洲只是以为池泽逃避这类事情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某些有辱斯文或者是不能太过纵欲而导致身体功能紊乱之类的,毕竟,池泽最近似乎在研究一些养生之类的东西。

  回忆如下:

  “要多吃韭菜籽、鸽子蛋、生蚝……”,池泽似乎在手机上查阅研究着什么。

  由于看得太入迷,池泽一时之间没有留意濮洲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然后凑过脸去想要看池泽在看着什么然后嘀咕了半天。

  “看什么呢?”

  池泽一个激灵,被吓了一跳,然后立马把手机往旁边丢了过去。

  濮洲则是愣住了,然后有些不知所措地挠挠头。

  “我……有那么吓人?”

  “没……没,我……我我看东西呢!最近身体不好,那个……养……养生。”,池泽少有的支支吾吾,让濮洲觉得新奇的同时又觉得这其中有猫腻。

  因此,求知欲十分强的濮大学霸在池泽睡着的情况下,偷看了池泽同学手机浏览记录。

  虽然此行径十分恶劣,但这实在是太挠心了,濮洲难得为此失了眠。

  当濮洲小心翼翼地启动了池泽的手机的时候,指纹解锁后,迅速地点开了浏览器。

  然后十几条都是与“壮阳补肾”之类的有关。

  濮洲默默地又把手机关好,然后放回它本来的地方,濮洲机械地盖上一层薄被,然后看了一眼在自己身侧睡得安稳的池泽,濮洲强忍住大笑的欲望。

  就这样,咬牙切齿、面部扭曲地忍住不厚道的哈哈大笑。

  在这样的挣扎中,竟然还能睡了过去。

  而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濮洲看着已经在刷牙的池泽,终于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弄得池泽一脸莫名其妙。

  “怎么?濮洲现在的起床气换模式了?”,池泽心里想着,但也没多在意,继续刷自己的牙去了。

  最后的回忆就是濮洲持续了十多分钟的无情嘲笑。

  回忆结束。

  濮洲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把什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

  “哦(⊙o⊙)~,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你在意的是那个呀!”,濮洲一拍脑袋瓜子,一切都如梦初醒。

  “哈?你又特么地在脑补些什么啊!”,池泽十分不爽于濮洲此时此刻什么都明白了,但自己却什么都没明白的感觉。

  “池泽,同为男人,我决定下次你在上面,成不?”,濮洲认真地对着池泽说道,言语间都没有丝毫羞涩,也没有面红耳赤,濮洲说这种事儿的时候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可真有他的!

  “滚蛋!我说过要你让我着我吗!”,池泽听出一股皇帝禅位时的那种谦让来。

  顿时一阵火大,他才不需要濮洲示弱什么的!因为池泽自己本身也根本不弱好嘛!

  但几分钟的气急败坏之后,池泽又回归了神智,然后一脸下一秒就要求濮洲签字画押的样子看着濮洲,一字一顿的说道。

  “刚才的话……作数?”

  濮洲先是愣了一下神,后来反应过来后哈哈大笑了一会儿,然后在池泽发飙之前及时停住了。

  “当然了。驷马难追!”,濮洲坚定地说道。

  “君子一言。”,池泽说完后,心里想着,姑且就相信你是个君子吧!

  正当气氛正好,两人似乎都有亲吻的冲动的时候,要被濮洲日第二遍的太阳又出来捣起乱来。

  太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升起到了固定位置,池泽的视线就被吸引了过去,他立马把自己的画板从帐篷里拿了出来,然后奋笔疾书地作起那倒霉催的画。

  “真该死啊!真想,日、日出!”,濮洲第一次觉得这眼前美景变得丑陋起来。

  当池泽终于把那被暴雨洗涤过后然后又被晨光照射,变得金光闪闪、可怜可爱的古镇画完之后,池泽放下画笔松了松手腕,然后对着睡死在帐篷里的濮洲大喊道。

  “小猪崽子!回家睡觉咯!”

  但是,经过一夜未眠,濮洲似乎真的开始困倦了起来,现在已经是雷打不动的睡眠级别了。池泽想着如果这个时候再来个山体滑坡什么的,估计他和这个拖油瓶子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池泽见濮洲睡得香甜,倒也没再扰人清梦。只是轻轻地也躺在濮洲身侧,然后用鼻子蹭了蹭濮洲硬邦邦的头发,然后就小声嘀咕着“你大爷的!怎么和濮洲一样刺儿呢!”。

  尽管是这么说的,但池泽还是用鼻子嗅了嗅濮洲的头发。

  怎么说,没有那种晨间剧里男主闻女主头发会闻得发情的味道,只有一股被雨水洗过

  的那种——大自然的味道,差不多就是土和草混在一起的味道。

  真是让人兴致全无的味道啊!池泽心里想着。

  池泽用手指轻轻地划过濮洲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的睫毛真密,鼻子也很立体,皮肤很光滑,真像个小白脸儿啊!还有……嘴唇,说不出的性感。

  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鬼使神差地在濮洲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

  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处于死机状态下的濮洲,此刻突然睁开了眼,把池泽下了一大跳儿。

  “你……你你你……怎么醒了!”,池泽从床上跳起来半跪在床侧,然后一脸尴尬的看着濮洲。

  “怎么?背着我玩什么刺激的东西吗?”,濮洲明知故问。

  “滚蛋!爱在哪待着就搁哪待着!”。池泽傲娇地别过脸去。

  “还有!你平时不都睡得跟猪似的,怎么薅都薅不醒吗!难道以前都是装的?”,池泽问道。

  “扯淡!当你心心念着的人在你脸上又摸又亲的,你是和尚吗!能没点反应!”,濮洲说。

  “我……”,池泽只觉得一阵窘迫,想起自己刚刚的行为莫名觉得羞耻了起来。

  "要不再来一次,我那个……继续睡?",濮洲不要脸地凑到池泽耳朵边上说。

  "滚蛋!我先回去了!",池泽吼道。池泽现在特想找个缝儿钻进去,然后再也不出来。

  池泽收起自己的画板,然后背起颜料包,自己走掉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濮洲。

  “哎!不是吧!那么多东西我一人儿搬啊?”

  只有山上的冷风回应着濮洲。

  孤单、寂寞、还冷!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