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章 祭祀日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我初来乍到,说起来苏格是我在大漠认识的第一个人了,不知道这里的时间是否和现代一样,手机显示现在是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可是天还是依旧亮的出奇,我茫然无措像只无头苍蝇在沙漠里乱窜,苏格成了唯一可以暂且信任的人。

  为了同样取得苏格的信任,我告诉她我叫洛安,来自另外一个时空,我没有打算继续让她错把我当做洛族人。在这个我不了解的世界,任何微小的谎言都会被轻易拆穿。我故意把生字给去掉了,我只希望希望这是一场游戏或一场短暂的梦,梦醒之后我还在楼下的包子铺吃着热气腾腾的灌汤包,希望这一天不会太久。

  她问我什么时候回洛族,因为我跟她说了我在这边没有亲朋好友,因此接下来的生活会有些困难,但是苏格说她可以给我提供一些帮助,看在我跟她同龄而落族又是大漠的同盟的份上。​

  我已经跟她说了我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不是什么洛族人,不管在哪个族我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好像有些听不到人话依旧问我什么时候回洛族,听到这个回字我就来气。我就开始想我爹,开始想念我妹妹洛黛了。

  知道她看到了我包里的讲义,上面有一张人体解刨图资料,她才慢慢开始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并看的津津有味。最终她决定相信我不是洛族人,因为她说了很多事情我都不知晓,而这些都是大漠和各族人尽皆知的事情。这张人体解剖图也是大漠不曾出现过得。除了沙子长得一样,这个世界的其余东西对我来讲都很陌生,我的衣服在人群中显得十分奇特,苏格为了不让我这么显眼,于是给我整理了一下妆容。

  短袖换成了长袍,皮靴换成了金靴,我很感慨大漠遍地是黄金,她们吃饭的叉子,进门而放的衣帽架都镶着金边,不过我现在依旧没有心思欣赏这些,即使大漠可以天上掉黄金也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该怎么回去,为什么都已经夜里十点了天还是不暗,大漠是没有白天的吗?

  不是没有,是暂时没有,苏格告诉我。

  好在除了少部分东西是苏格不知道的,很多东西她也可以从字面上理解我的意思,只不过虽然我们语言相同但是她们用的文字确是我看不懂的。

  苏格说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祭祀日,我的眼神暗示她继续说下去。

  祭祀日是没有黑夜的,大漠的天不分白天和黑夜,你希望它是白天你就是在白天的空间,你希望它是夜晚那么你就是在夜晚的空间范畴,白天和黑夜并不冲突,可以在一个维度产生。

  苏格说的话很奇怪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白天和黑夜在同一个时间范畴,呵呵怎么听起来像是科幻片似的,这里的东西都太过怪异没有办法用平常的科学来解释。我只能慢慢去适应让自己能安然无恙的回到正阳街,看到该看到的现代服饰。

  祭祀日祭司用咒术控制了天空,因此这一天没有黑夜,苏格又接着补充。

  准确的来说这一天是大漠的狂欢节,每年的祭祀日,举国欢腾会选出一位面容奇异的祭品来保佑大漠安康,不受疫病,不受风灾。

  大漠出于沙漠地带,不时会有风灾,我暗自发笑,这群异类居然不知道沙尘暴这种东西,居然叫做风灾。

  “你在听吗?”

  “嗯,在听,你继续说说那个祭品是要准备什么”

  “这个嘛,再晚一点你就知道了”

  我已经饿的有些难受了,问苏格有没有什么吃的,我很好奇的是苏格一整天都没有说她要吃东西,顶多看她喝白露,难道大漠的人都是不吃饭的,苍天,我究竟来了什么鬼地方。

  饿这个概念是苏格没有听过的,她不知道什么是饿,为什么要吃东西,我跟她费劲口舌的解释了很久,终于让她知道了什么是饿,我拿出了图库里的美食照片放在苏格面前,她看到上面的食物一副很想吃的样子,我安慰她如果我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一定会带过来给她尝一尝。

  ​

  没过多久我就困得不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已经是夜间10点半点,虽然天空还是那么明亮,苏格把我推醒了,她告诉我一个小时以后将会举行祭祀大典。让我等着看好戏。

  说话间一个身影窜进了苏格的帐篷中,再过一会来了一群精神小伙,个个手持流星弯月刀,问我们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得奇丑的姑娘。​人我倒是看到了一个可是人家长啥样我也没看清不能判断美丑啊,这种场面我是知道的,不管是不是方才钻进帐篷的姑娘但是只要是这个时候供出去那姑娘面对这么几个彪形大汉肯定小命难保。本着人道主义的思想,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那群人好像认识苏格,本想进来搜查,但是被苏格给逼退了。​

  待脚步身渐行渐远后,​我和苏格方才看清刚才那人的面目,她的衣服在奔波途中刮破了,浑身都是沙土,至于五官则一言难尽。想必她就是那群人刚才找的人了,她的五官还算清秀可惜脸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肉瘤状的东西,所以显得十分骇人。苏格也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跳,然后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质问那人是不是祭祀大典的祭品,那人一听祭品两个字就扑通一声给苏格跪了下来。​

  “苏格小姐,呜呜呜呜我不想做祭品,我刚从凉城逃难回来,父母在路途中感染瘟疫,及翼的弟弟也被林家的大公子活活打死,不过是因为我弟弟无知食用了灵气被那林画活活的抽了灵。我的脸是一出生就这样的,祖父说这是诅咒待诅咒消除就可以恢复,没想到被大祭司眼尖给抓来当了祭品,我逃了几天几夜才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逃了出来,要是我现在就做了祭品哪有颜面面对我死去的爹娘,何况我还没有找林画为我那死去的弟弟报仇。苏格小姐,大漠没有人不认识你,你的救命之恩我定当永生难忘,他日你若需要帮助我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我仔细看了看那人脸上的肉瘤,确实十分丑陋,想必这姑娘从小到大都被被人正眼瞧过,不过这对于一个常常挥刀解剖的医学教授来说算不上什么,我还见过比这臭恶万分的东西。​只是我突然想起自己从小一头银发被人当做怪物的情景。

  说起头发我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苏格第一眼见到我没有为我的满头黑发感到好奇,因为大漠的人都是银色头发,从手机的自拍摄像头里面我才看到原来我的银发已经长了新的出来,所以现在是一半银色一半黑色。

  我想趁机和苏格合个影当做回去的纪念,说不定我突然间一觉醒来就回到了家。苏格很配合做着鬼脸。

  苏格从来没有做过违背祭司的事,这个时候我才从雪栗子的口中知道她是大漠神女,不能做有违大漠的事。雪栗子就是方才逃脱出来的被当做祭品的女孩子。苏格说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望雪栗子尽快远离大漠逃的越远越好,雪栗子说了句多谢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把人放了,那祭司大典怎么办?”

  “哎,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把人放了”说完苏格大刀金马的坐在帐中,喝着一种强烈冲击视线的褐色饮料。

  亥时,祭司大典如期举行,台上跪着一个人头很低,看不清面貌,从身形上看是个男子。苏格似乎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她眼中冒着丝丝寒气。

  “祭祀大典不是一般的盛典,祭品怎么会只有一个,备用的还有很多,不过这些都没所谓,反正备用品和祭祀品都是活不过今晚的。”

  我本以为苏格能救下我算是一个好人,但是我对好人这两个字高估了,她说出这些话来似乎不夹杂着任何一丁点的情感,好像那些人命本该如此,她身上毫无一丝悲悯之心。这就是大漠口中的神女,天知道大漠是什么鬼地方。

  ​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