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五十四章 酒后都是磨人精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艳艳幡红十里,虽说是一正一侧,但终究赏赐都是一模一样,嫁妆财物也都是如此浩浩荡荡,前后脚进门,那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倒是这淮京城好几年下不曾有过的热闹。

  陈升平一年九月初十日,淮阳王大婚,军的,政的,在朝在野,偌大的淮阳王府,呼呼啦啦坐了一院子的宾客,大家觉着淮阳王应当是高兴的,那些军营里的,更是酒罐子,酒缸,一个个敬过来,新郎官倒是来者不拒,一杯杯满饮。

  喝的迷离处,晃晃悠悠,陈青被扶着推着来到西院儿,嘎吱推开门,便听见那小小声的啜泣,断断续续,呜呜咽咽。

  陈青眯着眼掀了盖头,灯火下那姑娘已经哭花了脸,低头眼泪珠子,还在四个,八个的往下掉,于是他蹲下来,寻着她的眼,含混问一句“嫁给我有这么委屈吗?”

  那姑娘撇开脑袋不看他,继续哭,陈青挪了挪,再次对着她道“既然这样不情愿,为何还要嫁?”

  于是那姑娘哭得更恨了,抽抽搭搭,竟打起嗝来,一抽一抽。

  “嗝……你别看我,嗝额……别看了……”

  “可你是我的新娘子啊。”

  薛氏眼泪颇丰富,一恼,甩过脑袋面壁,再不看他,陈青无奈,站起来,拿了桌上帮着红线的杯,举杯饮酒,问“交杯酒,要喝么?”

  薛玲珑摇摇头,陈青道“真不喝?不喝交杯盏,可怎么永结同心呢,况且你还折磨讨厌我。”

  “也罢……我一个人喝完算了。”

  待他喝完酒,便站在薛氏面前,张开手臂道“来帮我更衣。”

  薛氏充耳不闻。

  陈青急了,道“本王让侧妃你伺候本王更衣!!”

  薛氏依然不动,并且心中闪过一丝不屑,前她从未觉着,陈青原来也是这样没礼貌的莽夫,今看着更生厌烦起来。

  哼!!你们都这样,都这样,母妃这样,他也这样,都这般有恃无恐,都要来为难我,看轻我,连你这小女人也敢在本王面前耍脾气,好,好,好,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让我跟你们举案齐眉,开枝散叶,那我就让他看看,我是如何与旁人三年抱两,儿女双全!

  “王爷……王爷你这是做什么?”

  “夫人以为我要做什么?”

  “不……不行!”

  “天地高堂都拜了,侧妃这时候说不行?”

  “不……不是我愿意的,不……”

  “可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

  刺啦一声丝帛断裂,薛氏露出一线肩,拼命摇头往卧榻上蜷缩,摇头哀求“王爷……王爷不要啊……”

  可是一个小女子,怎么敌得过这样一位沙场出入的男子,薛氏终究不能抗拒,死了心满面眼泪,陈青看着这痛苦神色,惊猫儿挠了心口狠狠一痛,转身摔门而去,任凭一群仆人追着,眼看着跳了墙而出。

  却说这一天,小小韩府也不太平,早间薛太妃命人送来喜酒两坛子,那大红的喜字扎了韩小义的眼,上去一脚就把头里进来的王府小厮踢翻在地,砸了酒,小厮便叫嚣着要回去禀告王妃。

  时韩晨出来,冷脸道“回去替我帮王爷道公子,喜酒我喝了。”

  于是夺过另一坛子酒,抱起来就灌,三斤的酒坛子,咕嘟咕嘟可吓坏了这小厮,含糊一声韩主簿便匆忙告退。

  韩小义一把扯了酒坛子砸碎,酒已经灌了小半,眼看着韩晨摇摇晃晃一边走,一边哈哈笑起来,那笑声苍凉入骨,嘲讽无边。

  等他配了醒酒药汤送去,韩晨正守着屋里脸盆狂吐,恨不能把这一副对那谁的心思都吐尽了的吐法。

  就这样韩晨一路睡到后半夜,才被人咚咚使劲敲门给吵醒,头疼脑胀的吱嘎开了门,那人一身喜袍,满嘴酒气扑到他怀里,耳语“我不赌气了,阿满,你也别生我气好不好?”

  韩晨一愣,复安心回抱,闻着他满嘴酒气问“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咧嘴笑,指着院墙,得意“我……我会跳墙。”

  “我是问你不是应该在王府……”

  “嗯?应该……可是阿满,我好想你啊……我试过了,好像不行,不是你,与谁举案齐眉,都不行……”

  他越来越紧,双手箍着他腰,狂风落夜一般席卷式的吻,忽而顿住问“又喝药了,又是我把你气病了?”

  韩晨摇摇头说“许是被义儿灌了醒酒药。”

  “你也喝酒?我今天喝了许多,见了大红衣裳新娘子……想着酒后乱性,三年抱两,好如了你和母妃的宏愿的。”

  “呵呵,所以我才问你为何在此?”

  “可是那新娘子老是哭……好像很讨厌我,他哭着,哭着,我酒瞬间醒了,满脑子都是你喝醉了,掉眼泪的样子,我怕你喝酒,更怕你会巴巴一个人掉眼泪,越想越不对,我就跑了好几条街,跑来的。”

  “我没哭。”

  “为什么?”

  “我娶了别的女人,你会不伤心?”

  “看来四哥你是真醉了,可我今天清醒得有些过,清醒得听到送喜酒的人喊我韩主簿,清醒看着那喜字,清醒到开始怀疑我到底算是你的什么,我喝了许多酒,除了困,除了吐,竟完全忘了伤心,所以啊,我醉了,竟哭不出,反而很想大笑一场。”

  “所以你现在到底明不明白,人伤心到一定地步,就会变得平静,淡漠。”

  陈青吓,质问“所以你是在告诉我,我就多余跑来是不是?!!”

  “不……傻瓜,我是说,你现在这样傻傻的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完了呀。”

  苍天知道韩晨此刻是用尽怎样的力气吻了他,天知道这样喝醉的他对于他是怎样的危险,但他还是打起十万分精神,忍着直到天明都未曾散尽的蛊虫大作,枕着他的臂弯熬到天明。

  第二天韩晨罕见懒起,韩小义想着他昨天吐得那样,过来喊他早饭,推门却看见陈青熟睡的脸……

  石化两秒之后,风一样关门,退出,站在门外,怒气就上了脑门儿,果然他家韩昭皙顶着一脸苍白出来,很自觉拉他到僻静处挨骂。

  “你是疯了!!”

  “他昨天喝很醉,丢下新娘子来的……那样子,也没法轰出去。”

  “伸手来。”

  “我没事儿。”

  “还敢说没事儿,就你这脸色,他醒了看到都以为见鬼,你可真行!”

  “那你快……快去街上买些胭脂水粉来……块。”

  “遮什么遮,我这就去叫醒他,跟他说不想给你闹个英年早逝就克制一点,少借酒装疯!”

  “诶……你……你敢!”

  “怎么?还痛呢?”

  “被你气的。”

  “我才早晚被你气死,唉,走吧,我先给你弄一副药压一压疼,再让人给你买东西去。”

  今天韩家早饭确实因为自己懒觉完了些,但韩小义那横眉怒目,不管自己夹什么都抢的孩童行径,还是让陈青哭笑不得,却又意外他家阿满,全程温柔浅笑,往他碗里夹菜,再想想这些天不见的失魂落魄,食不甘味,木偶一般任母妃摆布的时光,仿佛此刻才得生趣甘苦之味。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