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五十六庄园私访记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今年九月天就开始冷起来,自去年受伤,到今韩小义便见天拿些补药来看着他家阿满定要喝完,陈青疑惑问“怎么我拿了那些血燕,东参的都不用,天天尽是这些苦药汤。”

  韩小义白他一眼回说“补是补,药是药,若吃得不对症,仙丹也难有用。”

  “好,好,终归你是神医,我闭嘴。”

  等韩小义出了门,韩晨笑问陈青“若是旁人会不会早就被教训了呢?”

  陈青看他苦笑“我要能动他一汗毛,你还挠死我啊?”

  “小孩子家家的任性,四哥忍忍吧。”

  “以前我从未觉得元容任性来着。”

  “那还是你不了解他……我家这小的,任性得挺别样,一般还不好说和,不过也就一阵一阵的,过了这一阵也就好了。”

  “最近衙门倒是没什么,我想带着义儿去你的庄园走走,装作过路的,探探道儿。”

  “怎么?阿满这就想着要查我家私了?”

  “是呀,我可贪得无厌,要不以后的收成财货都交给我算了。”

  “嗯……还真是贪心不足,这不连我这个人都贪去了,这些还不都是你的呀。”

  于是韩晨后悔撩拨他了,这人没正形起来,那还有什么大家王爷样子,暗暗拉着他的手,目光炯炯。

  韩晨轻轻挣脱,飞快转身案上拿过一本书,挡住脸,蹙眉呼吸间听到陈青自责道“看我总是这样忘形,也难怪元容讨厌我了,前郝叔公来我衙门,嘱咐我,让我……额,让我克制些……”

  韩晨一吓,有些脸红,忙问“郝叔难得来,却只同你说这些?”

  “额……他说今年天冷得早,对你旧患不利……许是你前次去过,所以特别留意起来,寻常他也不多这般留心谁,看还是因为元容的面子。”

  “阿满,你最近真的好吗,我怎么总觉着他们都格外紧张你呢?”

  “我不是在你眼前,你看可好?”

  他对他浅笑,温柔得仿佛与烛光融为一团,他看着心满意足的同笑,看他仿佛世间从未见过的风景,也曾想过日子如是,时光如今,便就青丝成雪,也可。

  等陈青回神,忙掩饰那点心动沉醉,说“那我明个不去衙门,改扮一下与你同去吧?”

  “你不会预备贴一片胡子就去吧,那些人要是认出来,我还怎么看得真呢?”

  “阿满你是在担心什么吗?”

  “暂时不好说,希望只是我多虑,你放心,义儿最近跟着郝仲业学呢,现在即便是你这样的,要近他身,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也只是去走走看看。”

  “那好,你们早去早回,回来同我好好说明白。”

  次日韩晨与韩小义换了短褐,棉袄,一身农夫打扮出现在陈青眼前,他含着一口早茶,梗住,瞬间小院里都是他的笑声。

  韩小义仿佛看他才是土包子眼色道“有何好笑,以前我们兄弟从小到大都这样穿的啊,我腰上,臀上还常有补丁,不像这,让他们找了半天,还是我自己动手在膝盖肩甲上撕出了几块儿补上的。”

  “哈哈……你……你们这样品貌,这样穿,哈哈,我竟看不出农夫样儿来……”

  韩小义看一眼韩晨,思索道“诶……确实白嫩不少,来人拿些灶灰来!”

  直到眼看着他家阿满和韩小义双双变黑人儿,土味儿倍增,陈青去衙门应卯,韩晨却嘱咐韩小义让人换一辆驴板。

  韩小义迟疑,小声道“风大。”

  “你可见过坐马车的农夫?”

  韩小义直到拧不过,两人便只好顶着风,晃晃悠悠去了淮中坝上,淮阳王府庄园。

  车才过了庄园所在官道口,便见了一场颇为浩大的景儿,两边都拿着榔头,锄头,气势汹汹对峙。

  他两只好下了车,躲在草丛偷看起来,韩小义有些担心,问韩晨“大哥……我看这些人都挺彪,咱别有什么危险吧?”

  “怎么你怕?”

  “不怕……谁要敢动你一下,我就废了他!”

  “呵呵……好好,大哥就靠你保护了,但也不能胡来,这些都是普通百姓,可别忘了你对你师兄发过的誓。”

  “敢对你不利的,都是坏人,都死有余辜!反正我……总之那誓言,你只当风吹过。”

  “那我可告诉你,不准胡来,四哥说他们都是当过兵,杀过人的,总比一般百姓有杀气些,后面没我的允许,你不许随便出手,听到没?”

  “又是陈青说……他说什么你都记得明白。”

  “不许犟嘴。”

  “好,都听你的。”

  “你说他们这是在干啥?”

  “嘘,听听就知道了。”

  “唉,我说王三儿,东口的田埂是不是你们毁的,这一年年的,你们一天挪一分地方,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来着了,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我说刘圆儿,你少胡说,那本来就是我们王府的地,你别年年都来找茬。”

  “那好我们找官署来量,别的我不说了,就从去年开始量,我倒要看看,册上记得到底是几丈,几尺。”

  “好呀,巴不得陪你去,大板子不打残了你的,走,咱现在就走!!”

  “不成啊,圆儿哥,现在的太守不就是他们家那什么王爷,别真的公道没讨来,倒讨来一顿好打,咱们终究斗不过!”

  “唉!娘的,这日子还怎么过,老子跟你们这些外来狗拼了,兄弟们上啊,衙门不给我们做主,咱自个出气!!”

  “刘圆儿你要造反啊,你干什么!”

  “敢打老子,给我往死了揍!!”

  “大哥他们这是?”

  “抢地。”

  “地不都有造册?”

  “听没听过狗仗人势?”

  “所以你担心的就是这个?”

  “嗯,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且是淮阳王府这样的大树,不算这一年,只看四哥如日中天的时候,这帮人怕是没少作威作福,肆意妄为。”

  “还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他们怎能如此?”

  “怎会?世间不从饱暖思变,想来四哥和太妃寻常不大过问,他们也都作出感激态度走动,面上过得去,内里还不任由他们了。”

  “这么说来,那别家岂不是更……”

  “依我看别家倒还不比咱们眼前看到的。”

  “为何?”

  “因为薛府有个小爷生活骄奢,周氏和东宫自不必问,只有这淮阳王府的地界,四哥说每年交来的钱粮数目都差不过,从没有过上十石八石的出入。”

  “这也就是说……不这不可能。”

  “所以我才要亲眼看看啊。”

  “我看打差不多了,咱还要在此躲多久。”

  “不着急……看见那姓刘没,你待会下去帮他,我去帮那什么三儿,该问些什么你知道的吧。”

  “大哥你一人能行?”

  “我什么时候变成泥捏的了,按我说得来,天黑前还在这里碰头。”

  所以许是韩小义很久不见他大哥打架了,那气势险些让他泪目,只见那留圆一记锄杆堪堪要抡到王三肩上,人群中出来一人,一个根乘手的树杈就打在刘圆脑门儿上,刘圆挂彩,一回头却实在搞不清敌我是谁在下黑手,人还有些晕乎起来,莫名却被人群中一小哥儿拉着,捂住脑袋落荒而逃,想这也不知是他第几回输给王三儿这瘸子,这回却败得全程一脸懵。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