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五十八章 他是王爷掌中宝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同样韩晨也被王浩,也就是淮阳王府庄园管代王家老三看上了,王浩看着韩晨挺稀奇,大概是他恶霸当久了,却很久没见过出手这样利落的兄弟,偏除了黑点儿,还是个眉目极温和的脸,倒是很像个笑面虎,遂动了收个打手在身边那意思,这不站在路边儿就问过姓名来历“敢问这位兄弟是打哪儿来,为何出手相助?”

  “相助?”

  “难道是我有所误会?”

  “我只是要去上淮渡口赶船,偏你们打了半天挡道,这才想着帮你们了局,可实在算不得救谁的说法。”

  “哈哈哈……小兄弟你很有趣啊,就算不是救我,可你也算帮了我大忙,我请你回家吃顿酒,解解风尘可好。”

  “那便多谢。”

  韩晨同王浩说着话,通了姓名,却留心说自己姓满,圆满的满,原是去下淮投亲,岂料被人撵了出来,王浩一听眉飞色舞,想着难怪火气那般大,倒是合了自己的胃口,韩晨也是这才知道这王三儿叫王浩,进了庄园不远,王家二哥跑来,紧张道“三儿你可回来了,我和二爸都担心着呢。”

  王浩笑,推出韩晨来道“从来也没输过,不过今天还是多亏这回满兄弟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你就快回去待客,我看大弟妹,和小弟妹那饭也快好了的。”

  韩晨此刻心底默默盘算起来,他记得很清楚,淮阳王府庄园在册户51户,人口也不过113人,按照实际田亩来算,这样的庄园规制实际也算是多了的,但今天放眼看去,田间地头,山梗坡上,这人口,怕是足多了一倍不止。

  王浩却有些得意起来,挽住他的肩,一边走,一边指点领土一般道“咱这是王府的庄子,哥儿们都是陪着王爷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王府都厚待咱们,去年丰年,今年也不差,所以日子是越过越好,就连上淮皇庄的人都羡慕不来,要不满兄弟便留在这儿,也不用一年半载,我就能给你落籍,再娶上一两房媳妇,再不用奔波劳碌你看怎样?”

  韩晨遂拱手,唤王浩一声管代,因着新收这样一个所谓人才,王浩笑着回家,吩咐备了烧鸡好酒。

  进门便有一小娘子,端着铜盆和手巾进来,王浩绞着手帕子介绍“这是你小嫂子田氏。”

  “招娣儿,这是满兄弟。”

  那田氏微微行礼退出去,王浩扔过手帕来,笑道“热的,兄弟你也擦擦。”

  韩晨接了帕子,迟疑,却难为王浩直直眼光,只好抹了一把,这一把不要紧,出来这个面目,可不得了,那王浩心头霎时间就进了一头乱撞的鹿,直撞了个耳边都回响着噗噗的心跳,愣看了许久。

  韩晨只好一笑,似乎解释,些许无奈“也不是故意这样,实在是因为长了这样一张好欺负的脸,王管代莫怪。”

  “额,啊?咳咳……叫什么管代,叫王哥,叫三哥都成啊,以后……咱就是,就一家人,有哥一口干的,就不能少你一口,走走咱喝酒去。”

  说着王浩就要来把韩晨的手腕,心想常言听人说他们家将军金屋藏娇,还有人说那韩小子天下无双,今儿哥们也弄一个无双放屋里,这样可不就是同王爷一般神仙日子了嘛。

  到了堂屋饭桌上,王家邹氏大娘子正上菜,见了韩晨,心底也是慢了一拍,最后送上一小壶暖了的酒,王浩一看皱眉“这怎么够,快去多温些酒来。”

  韩晨却摇头,拱手道“大哥莫再要酒,小弟从来不沾酒的。”

  “不喝酒?这怎么成,你别是见气你大嫂子小气,快去拿来!”

  “真不是。”

  “那便陪我喝一盅再说,来来来……”

  王浩自倒了酒,送到韩晨手边还不忘占便宜,碰了碰韩晨指尖,被他轻轻躲过,他倒是得了趣儿,难为韩晨心里打鼓,想着幸好那谁,和他家韩小义不在,要不还不得先腌后剁,卸了他这猪爪子。

  酒过三杯,韩晨便做出晕乎样子,手支着脑袋说自己醉了,其实他渐渐发现许是半壶春喝多了,现寻常烧酒已经奈何不得他了。

  只见他醉,蹙没昏沉,又是十分的风情,却不似女子那般娇媚,别有一般洒脱,轻慢……

  他醉了话却还多,问起王浩“王大哥这般家底,想必这庄上年年都是丰收的?”

  王浩抿唇把酒笑“怎么阿满还担心在我这儿会委屈了你,就说别的,你王哥这份家私,就是再来五七年的饥馑,咱这儿也照样鱼肉白米饭。”

  韩晨傻傻乐脱口“呵呵……莫不是咱这儿比王府还富裕了?”

  “哈哈哈……王府?王府从前年起,吃的就是咱大前年剩下的,也就是咱剩下的陈年货,也够他们再吃三五年的呢。”

  “我……我,只要有大米白饭,哪怕是陈的呢,呵呵。”

  “傻样儿,跟着我还怕没有新稻你吃,不止稻子,银子,鱼肉,只要你乖乖的,爷可让你吃穿不尽,哪怕你老家还有十个八个跟你这般的姊妹兄弟呢。”

  韩晨此刻心里恶心不死,天这贼居然对他上手来,那手上的茧子蹭着他脸,险些吐出来,却还装着迷糊模样道“那……那也要王哥你带我开开眼,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米成仓的光景,我要看。”

  这可就合了王浩心意了,正想着找一僻静地方办了你这送上门的小白菜,你还自己挑了地方,忙应着“好好……哥这就带你看看咱谷仓去,除了粮,还有好东西给你看,走走……”

  韩晨摇晃着,摸了摸腰间韩小义给的迷药,心里实在是想着要不自己就办了这东西算了,实在是太恶心人。

  直来到晒坝,最大的那间仓,韩晨随着开门的王浩入内,环顾一周,麻袋粮仓,迷糊看王浩,王浩一笑道“美人儿别急,哥哥的惊喜在脚下呢。”

  忽而韩晨脚下一空,叫下木板一撤,掉到地窖,爬起来一看,金银箱子,粮食袋子,都在木板严实隔起来的窖里,王浩上头看,笑道“壮观么?”

  “哈哈哈……也是,摔下了也不知道疼,看来是被三爷的银子迷了眼,你等爷下来,等你做了爷屋里的人,这庄上账房以后便归你管着,让你天天见着银子,钱粮可好?”

  于是王浩跳下来,还不忘顺手拉了板子,一副为所欲为模样靠近韩晨,而韩晨此刻是懊恼的,气自己没能早一步出手撂翻这东西,到这样密闭空间,那迷香厉害得很,这样散出去,只怕自己也得倒。

  可是这王浩虽跛着半边腿,却能够年年无往不利,全凭着沙场上那股子不要命的狠劲儿,这时候喝了许多马尿,看了韩晨脸红心跳,迷迷糊糊就往上扑,韩晨一咬牙,洒出迷药去,想着只等他家韩小义懂得搬救兵吧。

  却不想眼见王浩倒下,自己明明也被沾染却清醒得很,这才明白道原来那一品蛊毒,还有别样效用。

  忙拉了那机关板垂下的半条麻绳,却不想这王浩做贼还是个奇巧得,也难怪山大王能做这么些年,只听叮铃铃一串响,霎时窖门开,便是一圈锄头耙黎对准他脑袋。

  毫无意外韩昭皙被捉,乘着被抓绑的功夫丢了身上仅存的解药散了,王浩醒不了,自然王家二爸做主,来了个先礼后兵。

  可这礼了大半晌,效果不明显,韩小义感到白天官道小山坡,等戌初不见人,才钻出来便遇到独自骑马来的陈青。

  进了村儿便见那火把通明下,王家二爸正拿着鞭子抽,又一鞭子堪堪落在脸中央,却被人生生接下,借着悠悠火光,那张咬牙愤怒到极致的脸,吓得众人纷纷软了膝盖“……将……将军,哦,不王,王爷!!”

  陈青忙解下韩晨,护在怀里,温声“阿满。”

  他笑,迷了眼看他道“……你可来了。”

  他在他怀中晕过去,惹急了陈青,抬起一脚踢飞了那王家三叔,头一歪,口一吐便咽了气。

  韩小义看来冷了眸子,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对陈青道“你先带回,这边我来料理了。”

  陈青看韩小义,韩小义眼里闪过利芒看他问“怎么舍不得?”

  “按你的办,什么事儿我兜着。”

  韩小义转而,眼里闪过一丝柔软,对抱起韩晨的陈青道“我原没想杀人,出门只带了些迷药,最毒不过是些尸虫粉,还用不着王爷给我兜人命。”

  说实话那一刻陈青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生气心痛不假,却实在难把握韩小义怒气的底线,要是真任性这样办了这一二百的人命,不是战场上,他这王爷要抗,只怕也难于登天。

  可你当这尸虫粉就是啥好东西,这东西只要一丢丢,沾染上,便奇痒无比,听他那师兄说,耐不住的,挠个皮开肉绽,化脓,生腐,活活给痒死的,那也不是没有。

  最冤枉还是这王家,躺了一个,死了一个不说,剩下的足痒痒了个死去活来,最可怕还是王浩被弄醒,虫粉被伺候了个十足,梆得跟麻花一样,几乎挣扎半死也才明白,惹着的美人儿姓韩,确实便是那谁的掌中宝,心头好。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