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9章 赤烟仙人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只有两间房,最后几人便说好男女各住一间。

  “这间房还不错,虽然有些小,但至少这床挺大的,咱们挤一挤,先将就一晚吧。”许诺一进屋便往床走了过去,坐在床上对温从夜两人道。

  房间里十分简洁,有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最后便是一张横在房屋中央的桌子。

  “阿眠,你真是卿染的朋友?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她从人贩子那儿买来的手下似的。”许诺躺在床上好奇道。

  阿眠则坐在桌边:“差不多吧,我的主子和她是朋友,关系甚好,所以我也就叫她为主子了。”说着看向窗外,起身道:“这床怕是挤不下我们三个大男人,待会儿你们两个睡床吧,我在桌上靠一会儿就可以了。”

  “你也跟我们走了一日,肯定也不轻松,只在桌上靠一会儿明天会不利于行路的。”温从夜好心提醒道。

  阿眠闻言摇头:“无碍,睡的久了反倒会不舒服,你们快吃些东西充饥吧。”

  “来来来,这是我特意在烟城买的烤鸭,前两日我尝了一些,真的特别好吃,这次我特意多买了点。”另一间房里的卿染拿出烤鸭对仇千妍两人道。

  卿染将烤鸭的包装撕开,里面还冒着热气,跟刚出炉的烤鸭一般,仇千妍不免惊讶:“你保存美食的仙法倒挺厉害的嘛,卿染。”

  按照每个人的仙法强度不同,每个人保存食物的能力强度也不同。没想到,卿染保存的烤鸭竟然还那么热和。

  “那当然,我呀,什么都可以不学,但是这保存美食的仙法可是学得顶一流的。来来来,尝尝,令小姐来。”卿染说着便将鸭腿猛的一把拽下来,递给了令昭娣,随后又拽了只给仇千妍。

  “确实很好吃,吃完我们要不早些睡?今天走了那么久,腿都有些酸了。”令昭娣笑道。

  卿染抱着半只烤鸭啃的满嘴是油,闻言后点了点头:“我一定要多睡会儿,我的腿可撑不住了。”

  “这床我们三个应该能睡,隔壁的那三位可就不好说了。”仇千妍走到床边坐下道。

  卿染则是一股脑的埋首啃着烤鸭:“管他们呢,男孩子就该让他历练历练才好,经历生活的打压,床上的挤压,外加……嘿嘿嘿”说着卿染便开始傻笑了起来,心中不知道脑补了一些什么画面。

  “傻笑些什么呢?”仇千妍一脸看隔壁村长家的傻儿子的表情看向了卿染。

  卿染闻言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在好奇一个问题。”

  令昭娣和仇千妍一时都看向了卿染,随后仇千妍挑眉问道:“想什么问题怎么能把你笑得如此猥琐。”

  卿染撇了撇嘴,抬手假意擦了擦满嘴边的油:“我就是在好奇,如果两个男人相爱了并且在一起了的话,他们吃醋,是该吃男生的醋,还是女生的醋呢?他们会不会男女的醋都吃呢?好刺激的感觉,你说呢?”

  “噗嗤。”仇千妍两人闻言后便没忍住笑了出来,卿染顿时死盯着两人。

  “我觉得应该吃女生的醋,因为两个都是男人,相爱一定很不容易,所以之后再一次爱上其他男人的可能性没有爱上女生的可能性高。”令昭娣一脸思考状地认真道。

  “吃男生的醋吧,因为两个相爱的都是男人,既然他们都能相爱了,就证明他们爱的是男人,男人最有可能勾引,哦不对是吸引到他,那么就应该吃男人的醋。”仇千妍如是说道。

  其实,到最后他们几人才会发现,人家两口子其实无论男女的醋都是会吃的,呵,男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卿染听了两人的话后,便一脸思考状:“我就知道,这肯定会是一个值得让人们去深思的问题。”

  如此一来,一群人,在这样一个夜里,过了许久,才悄然入睡。

  “陌容,陌……容,我脚疼。”半夜里,床边大半条腿露在被子外的某人嘴里一直不时嘟囔道。

  角落里浅蓝色的光芒微微闪了闪,似一阵轻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听见某人小声嘟囔的他笑了笑。

  最终,一身蓝色衣袍的他悄然走到床边,眸中散发着浅蓝色的光芒,他盯着某人露在被子外的大半条腿,随后弯身将她抱起。

  “累了吧?走了一日。”他忍不住轻问了一句,怀中的人儿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抬手揉了揉眸子。

  “你怎么才来?”卿染十分委屈道,说完双手扬起环住了他的脖颈。

  抱着她的陌容揉了揉她的脑袋:“去知君言处理些事,一处理完,就来这找你了。”说着便抱着卿染跃出了窗外。

  “脚疼了?”陌容抱着她朝一个方向飞去,途中便问了卿染一句。

  卿染窝在他的怀中,弱弱的点头问道:“你现在带我回去,明日一早就又要把我送回客栈,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睡那儿挺好的。”

  陌容飞奔着,却不见丝毫劳累,他挑眉道:“方才我去时,你的腿都露在被子外了,我看啊,要是我再晚些来,你估计整个人都下床了,你自己睡觉有多会乱动,我还不清楚?”

  卿染闻言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我那明明是太热了,所以才把腿伸出来的,才不是乱动。”

  陌容闻此也没多说些什么,只是嘴角微扬着,直到到了一片桃花林中的亭外,这才停下步伐,落到了地面,抱着怀中的她缓步走入亭中。

  将卿染放在了床上躺下,陌容坐在床边拿出了一玉瓶,随后拿下了她脸上的火红色面具,卿染则是乖巧的闭上了眼,任由着陌容为自己上着药。

  “今天他们跟我说了一些关于容生仙人和赤烟仙人的事。”卿染轻轻道,然而陌容显然擦药的手顿了一下。

  “陌容,你说,赤烟仙人有没有给容生仙人下迷魂药?”卿染笑道。

  陌容嘴角微扬,轻声道:“哪有什么迷魂药,他是喝了迷魂汤了,而且做汤的人还可恶的把解药给扔了。”

  卿染闻言后挑了挑眉,随后道:“是这样吗?”

  陌容老实的点了点头道:“不过,解药肯定很苦,但是迷魂汤很甜,所以他才会喝了那么多汤,却一点解药都没吃。”

  卿染笑出了声:这个男人的温柔……才是最致命的迷魂汤才对……

  众所周知,赤烟仙人是知君言主尊从山下捡来的,那个时候,主尊可是齐国少有的几位仙人之一,他是知君言实力的象征。

  那时候的主尊,已经是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了,知君言的诸多事务都是主尊自己一直在打理,后来才让知君言大长老帮忙处理。

  他捡到赤烟仙人的时候,赤烟仙人还只是个七八个月大的女娃,当时是在一座山上,赤烟仙人被包在襁褓之中,不知是何原因,一直哭个不停,由于哭声,这才被主尊给发现。

  她身边有许多血狐围绕着,主尊不喜杀戮,这才使用妙计将她从血狐群中抱出。

  可当主尊回过神来,才发现襁褓之中除了女娃,竟还有一只睡着的小血狐,那时女娃一直哭个不停,主尊一生未曾娶亲,自然也就不懂该如何处理。

  最后,还是找了一家农户帮忙,喂了她羊奶后,才止住了哭声。主尊不会养孩子,所以只好花钱托那户农人帮忙喂养一下女娃。

  主尊在确保了那只小血狐并没有攻击能力后,便没有把它给扔了,所以那只血狐也就这样一直陪在了女娃身边。

  主尊为了以防那些血狐闻着气味找上门来,所以便做了阵法,那时的他法术很高,整个齐国也未必有人是他的对手。

  他嘱咐了那户人家莫要带着孩子出门,说是怕有危险,那户人家安分,这个要求自然来说对他们也就没有问题。

  主尊每隔几天便下山一次,看看那女娃,随后听那户人家的姑娘说那包裹着女娃的布料似乎十分昂贵,而且那上面还有人绣上了扭扭曲曲符号。

  主尊一看,便有拿着看了许久,只因那符号着实有些扭曲过分了,常人着实看不出来那绣的到底是什么。

  那符号似乎像字,但又太抽象,说它不像字,又感觉一笔一划的,是字……

  主尊实在看不懂,于是拿着那块布料回了知君言,暗地里给了不少人研究。到最后,他才知道,绣的那原来是两个字。

  过去了大半年,主尊才猜测那两个字,应该是“卿染”。主尊将形状相像的字体全部组合在了一起,到最后,这个“卿染”比较像是正常女娃的名字。

  于是乎,一岁大的女娃才有了名字:卿染。

  主尊就这样时常陪着小卿染,有一次下山,卿染问起她该叫他什么,主尊思考了许久,到最后只好让卿染叫自己一声师傅。

  主尊时常将知君言的一些事讲给卿染听,因为,他除了知君言的事务,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给卿染听。

  后来,卿染七岁时,主尊便安排了两个小男孩时常去看望照顾卿染,而主尊随后却很少出现在了卿染的面前。

  卿染开始学琴棋书画,当然了,这些她一样都没学会,那两个小男孩,都比她大一岁。

  她整日缠着两人问着关于主尊的事,可是,他们每每提到这个,便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她以为,她可能是被主尊给遗弃了……就像小时候被她的父母遗弃了,一样……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