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九章 顺治年间的传说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十个月很快过去,这天晚上他忽然看见鬼媳妇娃娃肚子鼓动起来,隐隐听见了哭声,宋琪慧很兴奋知道是时候了,找剪刀把肚子划开果然看见有个身体干净的小男孩,从此他做了父亲。

  同时在今天晚上的梦中夫妻俩很开心也很伤心,开心的是他们有了自己的儿子,难过的是韩丽今晚去鬼界做工,从此以后不能再每天陪他,只有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鬼节才能出来一次,没办法,为了以后只能这样做。

  宋琪慧把孩子抱回家给了他父母,说是跟其她女孩生的,女孩不愿意嫁给他留下孩子走了。他父母知道后只能接受现实,没有多想,这种事很是常见,从此以后父母和宋琪慧一起照顾起小男孩,鬼媳妇娃娃生下孩子后用线缝起来依然抱着睡,此后每年的鬼节都跟妻子见面再看看他们的孩子,人鬼之情感天动地。

  二十九.贪心的悲剧。

  在老家本地,有个男人三十好几叫楮盛洪,别听名字霸气为人却好吃懒惰不思进取,跟名字完全不沾边,他媳妇嫌他不上进在去年离了婚,楮盛洪的女儿知道跟爹过不了好日子跟了母亲,就这样楮盛洪成了孤家寡人。不过这位老哥豁达想的开,所谓无事一身清,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楮哥的父母跟着他大哥过日子,自己一人活独来独往倒也逍遥。

  一日,楮哥朋友的父亲办丧事他跟着来到市里陵园吊丧,这里都是有钱人才能买的起地方。亲人办丧事时,朋友们帮完忙都去一边凉快去,剩下的是亲戚们动手。楮哥第一次来很好奇,去闲溜起来,互看见一座新墓碑有漂亮女孩照片,下面写着女孩生辰八字和过世时间,叫陈雨,年纪轻轻二十七成了地下鬼,还未嫁人实在可惜。

  看着陈雨漂亮的容貌楮哥自言自语出口感叹红颜薄命兮,丧事完后回到家睡觉,躺床上楮哥见女子来找他,他先开始以为是是梦,后来感觉是真的楮哥也没害怕,他孤家寡人烂命一条没就没了,镇定之后楮哥问女鬼为之何来?

  陈雨回道今日听哥感慨的肺腑之言甚为感动,一孤魂野鬼孤苦伶仃又被它鬼欺凌好不难过,想投胎暂时没名额,又送不起花红酒礼,白天隐匿晚间漂泊,实为可怜,想投靠楮哥做伴。楮哥听之,感为不妥,认为人与鬼殊途不宜纠缠,让女鬼回去他还想多活几年,除非能变真人陪他方可答应,陈雨闻之想了会给陈哥说了个办法。

  翌日,楮哥在外面买了个与人高大小相同的女纸人和一灵牌,回家滴血神牌又写楮盛洪之妻陈雨灵位,下面刻写他们两人生辰八字和海枯石烂誓言,再在女纸人肚皮同写誓言,按着陈雨所教做仪式,完之把纸人放床上等之。

  时渐过之女纸人在变,概五个时辰晚上子时后,女纸人变为了活人,跟生前一模一样,楮哥见之大喜又搂又抱感为真人,欲别多天精力虫上脑,宽衣解带迫不及与陈雨做起房事。早上做饭给妻不吃,只吸烧的香火就行,与之溜街外人看不到只能楮一人能见,楮哥无所谓,能交谈陪伴就行。

  日子过之一切平静,陈雨其妻甚为漂亮迷人,楮哥每日做事最少三次方行,其妻有求必应。奈时日长之失去新鲜,要妻变各种漂亮女星跟他,楮妻无奈国内国外各样明星变着花样让他玩亵。时日再长欲又不满,要妻帮来大钱,妻脸色不好说之“你下午来赌场。”

  楮哥听闻大为高兴,下午步行街中不留神忽一辆轿车疾压身而过,身觉一痛立之消失。爬身起骂车主不长命继续前走,突见面前多人跑之过来好似热闹,多人穿他身体而过两方皆无感觉。楮哥大惊,摸摸自己,再看身后,只见他自己浑身是血躺地,大叫没人听见,心道‘吾命休矣。’

  凄凉转身百步见妻撑黑伞等他,怒之问“为何害我,大钱没挣好日没享,”其妻笑而答“贪心的死样,鬼话你也信”

  三十.梦中不要随便透露自己的手机号,否则会引来恶祸大灾,轻则掉寿、重则亡命。

  山西的煤矿多,以前有个在煤矿上班的小伙子,叫卫帅帅,九零年出生的,在煤矿上班工资一月五千多,在老家算是高工资。工资每次发下来存一半,另一半玩的尽心,时间长了染上了特殊嗜好,在煤矿上班的人都知道,身边有煤矿工人的也能听说。

  有天晚上大概是后半夜卫帅帅睡觉做梦中,来到一个靠近路边的旅店,路边很热闹,在梦里也是晚上,有很多人在,有吃小摊的,有下棋打牌的。卫帅帅走了过去,走近有几个男女在鬼鬼祟祟好像在说什么?他好奇走了过去,忽然听到,“帅哥,玩不,我这有小的,“一浓妆艳抹女子过来神秘说道,满身香水味。”

  "帅哥我这有外地的,还是少数民族的,可漂亮了,”另一大汉过来说到。

  不用说卫帅帅也猜到了,这种情况他见过也玩过,只是不知道这条街什么时候有的?在梦里模模糊糊想不起来。想到好几天没发.泄,又能找新鲜感,卫帅帅很想去玩玩。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有人叫他,是卫帅帅母亲声音,好像来找他的,卫帅帅有点慌不能让他母亲知道来这地方,可是错过又可惜,他还没尝试过少数民族的味道。大汉貌似也看出来,让他可以留下手机号,等有空联系。卫帅帅不假思索把手机号说了出去,也让旁边女子记下,急匆匆走了。

  走着走着感觉声音不对劲,环境变化起来,一阵天旋地覆睁开眼睛原来是个梦,是他母亲叫他上班的,再迟叫几分钟那该多好啊!上班后卫帅帅想到昨晚的梦,心里感觉有点好笑,可能是需要了吧。

  下班后卫帅帅打开手机发现有陌生电话打来,打过去是空号或者不在服务区,卫帅帅没在意一切照旧。可是接下的几天一直有其他号码打来,接起来马上就挂机,打过去打不通,实在怪异。在第五天终于有个号码通了,可是没人说话,急的他想骂人。第六天又一个陌生通了,这次说话了,问他玩不,嫖之暗语,卫帅帅说要,还说老是一个地方没意思,换个环境又是一番口味。

  在电话里跟他说清楚地方后,晚上下班吃了饭他去到地方,一个人悠哉悠哉步行路上,“这不是以前的乱坟地吗?这些人难道在这?阴气森森的也不怕犯怵,在这种地方……我太喜欢了...”

  卫帅帅知道这段时间,附件很多特殊行业都被调查清理,害的他一直找不到地方,原来换在了这里,真实没想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高,实在是高,即使警察恐怕也想不到吧,就是知道也不想来这种鬼地方,”卫帅帅觉得很刺激走了过去,他是本地人又五大三,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这种地方。

  “帅哥,来了,在这里,跟我来吧,”走进去没多久,一个女人不晓从那里冒出来,看不清面貌阴森森说到,卫帅帅也没在意,这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事,做完甩钱,互不干涉。

  第二天早上,有成群结队锻炼身体的老头老太发现乱坟地有一具男子尸体,面部很满足睁着眼笑的诡异,吓得周围群众赶紧报警。等很久警察来了带走让法医验尸,当法医检查卫帅帅裤子后发现他是泄身死的,身上几处还有女人抓痕,其他没什么伤害,死的很诡异。

  嫖之有风险,且行且珍惜。

  三十一.清朝贾坤的传闻。

  清朝顺治年间在锦州府黑山县有家富商,叫贾鹏贵,做人做事很重节俭,为人善良侠义经常施恩周边的穷苦百姓,深受当地人爱戴,谁知就是这么位好人乐善好施一辈子攒了钱,却在晚年突发疾病撒手人寰,过了两年贾鹏贵老伴因思念过度也走了,留下两个儿子。

  大儿子二十六岁叫贾乾,成了家还有了儿子,小儿子十七贾坤未成年,尚未娶妻。在老贾夫妻过世几个月后,有天晚上贾乾老婆教唆丈夫跟老二分家,否则等老二成年娶媳妇会和他们分家产。

  趁老二现在还小随便打发就行,贾乾的为人跟他爹截然不同,属于刻薄小气小心眼不能吃亏的种,还喜欢占小便宜,乡里乡亲都知道贾乾为人,在他爹走后没一个来求助的。贾乾听了老婆话想想非常有理,过了许久老大动用手段加威逼把老二赶了出去,赶到村子的小河旁边住。

  在小河旁边有间草屋,是他们老爹生前无事过来钓鱼暂住的,至于家具都是家里旧的,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连头耕地的牛都没给。村里人知道贾乾行为后都骂他夫妻俩缺德,老贾善人生了个混账儿子,如果知道铁定还要再气死一次。

  贾坤一个人在河边草屋安定下来后,开始在旁边开荒种地,由于靠近河边水分特充足,到了秋天收获很不错。哪知道这个时候贾乾带人来了,说是老二种的地有家里的半成,带人把八成要走抢走,只给贾坤留下过冬的粮食,保证饿不死来年还能再种地。

  贾坤势单力薄争不过大哥,只能被欺负。转眼两年过去,老二过着温饱生活,所有努力全被大哥抢走。清朝男子十九岁完全到了结婚年龄,如果还不成家会被人说闲话的。有次贾乾来说了这事,谁知被大哥骂的狗血淋头,还搬出爹娘过世未超三年就想办红事,实在不孝没得提。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