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章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一连几日的应酬,莫说孩子了连大人也承受不住,好在宸国皇帝安排周到让诸国使者好好休息一番。

  驿馆北望居中……

  “姑姑,这是凝气丸……”君帜琋手中捧着一个瓷瓶子坐在长宁公主的软榻边。

  “嗯…琋儿有心了……”君子衿有些疲惫的靠在软榻上接过凝气丸,放在嘴里嚼嚼就水咽了下去,然后又似不经意想到什么一样,“琋儿,听说前几日你与他们二人在湖心亭落了人家慕容太子的面子?”

  “额……这个……姑姑我……”君帜琋脸上有些尴尬,毕竟挤兑他人的事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况且对方还是一国太子。君帜琋刚想出声辩驳几句却被姑姑抬手打断了。

  “琋儿在宫中还没有学会做人做事凡事都要留一线吗?你贵为北容二皇子,虽说我北容不惧,但是这世道变化无常你总该学会为未来打算,凡事都要做的滴水不漏才不会落人口舌!白冄!一会给你备些礼物让二皇子带上前去上门回礼!”一旁侯着的白冄应声告退去准备礼物,君子衿闭着眼睛,君帜琋很上道的起身给长宁公主揉揉太阳穴。

  “琋儿,你自幼就聪慧,你娘与我自幼就是闺中密友,北容都说你跟我出使他国无疑是被北容皇室放弃沦为质子。然而就凭你叫我这声姑姑,本宫自然会为你争取那个位子!”君子衿睁开眼睛微笑拉过君帜琋的手轻轻拍了拍,“姑姑的教诲,琋儿心里知道,前几日的事琋儿以后再也不会让姑姑再操心了!”君帜琋那还未张开的小脸认真严肃的点头。君子衿也欣慰一笑,二人拉着手说了许多话,懵懂的孩子也即将成长起来。

  驿馆东荣居里……

  “四皇叔…这里的大姐姐们已经没有其他消息了!”明淳德在饭桌上突然向自己皇叔明梭栀抱怨道。

  “才几日就没有了?将军府那边的消息也没有?”明梭栀思索着手指敲在桌上吧嗒吧嗒响。

  “是的,都没有了!跟往常一样上官将军和徒儿沈沐风常年居住军营将军府闭门不接客,大小姐依旧久居天御寺。只是除了将军夫人前几个月生下小小姐就重病卧床就没有别的消息了。”明淳德没有平时的嬉笑不正经,一脸严肃的给四皇叔汇报这几日探查的消息,思前想后忍不住多嘴,“四皇叔,咱们每次来将军府都是一样的,干嘛还要多花心思去打探?”

  “宸国这些年之所以突然让其他国家忌惮不是因为皇室如何,而是因为有上官阙这尊战神坐镇。年纪轻轻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疑是令他国头疼的人物!关键这人也是个做事滴水不漏的,表面上看起来将军府似乎落没后继无人,可事实上却能不着痕迹的保护家眷。此人心思缜密不可小觑!”明梭栀眉头紧锁,一时间叔侄二人气氛有些凝重。

  “这么说来!四皇叔我们也启程回国吧,这样你也好回军营操练呢!”明淳德一提到军营,眼里全是小星星。旁人只以为东帞三皇子小小年纪就是个只知道留恋花丛的执垮,却不知道明淳德是个军事爱好者。无奈这张花花公子的小脸太具欺骗性了。

  “也好!多在这里应酬上耽误几日也是浪费时间,既然已经没有多余的消息就回国吧!”明梭栀虽心有不甘也只能无奈同意,大手摸在明淳德的脑袋上,欣慰一笑,“你也好回去学习你那心心念念的神机术!”

  “哈哈哈哈……四皇叔英明神武呐!淳德的小心思就是瞒不住你!”明淳德挤眉弄眼的学着那些文人骚客拱手拜礼,逗的四皇叔哈哈大笑。

  “哈哈哈…小促狭鬼!敬薄备上厚礼前去向宸国皇帝辞呈吧!收拾东西今日申时启程。”明梭栀笑着招来敬薄吩咐几句后就拉着嬉笑的明淳德,回寝屋收拾东西去了。

  晚上赴宴上众人也知晓东帞国回国的消息,一顿饭剩下的几国使者吃的索然无味,同时南何国也提出明日启程回国的消息,一时之间气氛也多了些其他心思草草收场。

  驿馆南昇居中……

  身为南何国的百姓出身的异姓王爷王艮怀,自然会受到皇室的排挤,更何况还是一国的太子。然而谁让自己的亲妹妹是南何妃子,太子的母妃呢。只是……

  “噫?舅舅今日腰间挂的白木兰玉坠挺精致的!以前怎么没见过,可否给初尘看看?”夏初尘从未见过舅舅在南何国带过这个玉坠,本该看一眼就忘的事,却因为自己越看着花纹越是眼熟,无奈才厚着脸皮向舅舅讨要来看看。

  “不过是寻常挂饰罢了,以前不戴只是因为过于朴素而已,今日只是一时兴起罢了…”王艮怀眼中一丝尴尬一闪即逝,面不变色的取下腰间玉坠递给夏初尘。

  夏初尘温润的浅浅一笑,接过玉坠仔细端详,手指指腹轻轻摩挲着这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小玉坠,心中暗自腹嘟:这做工精细却以朴素遮掩可不像寻常东西。“舅舅喜欢收集东西也无可厚非嘛!喏~”把玩一番就还给了舅舅王艮怀。

  “自然,谁都有些癖好,明日一早咱们就启程回国,今夜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祈秦王王艮怀笑着接回玉坠系在腰上,好心嘱咐到,“听说今日北容国二皇子备了厚礼拜访宸国太子,二人相谈甚欢呢!”

  “嗯,前几天的事按照长宁公主的风格也料定会有今日的事……”夏初尘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原以为陌会对太子之位十拿九稳,没想到最后还是失之交臂…不过无所谓,能配的上对手的人也就寥寥几人罢了。”慕容翎徵自然不在其中的话夏初尘说在心里。

  “既然初尘心中有数,那舅舅也就不多嘴了,你且好生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回国!”王艮怀看着眼前人不知是欣慰还是担忧,只好悻悻回屋。

  目送舅舅离开的夏初尘似乎想起什么事,突然撸起自己右手衣袖,内手肘处映入眼帘的赫然就是与刚刚舅舅木兰玉坠一模一样的花纹静静地烙在内手肘处,“看来该找找母妃口中这个所谓的主子究竟是哪位了………”夏初尘嘴角上扬笑的邪魅多姿,却在烛光的映照下透入骨髓的渗人……

  所谓的极乐盛宴,也不过是高层领导心知肚明的试探,如今新一辈的成长,新的血液注入着问鼎主位的队伍中,各方势力也紧张的部署巩固自己的势力。

  北容国信使团在其他国都启程回国后又多停留几日,无疑让他国误认为两国联盟,新的格局似乎要来临……

  宸国启元十二年初春,朝堂大家族以皇嗣稀少为由,柬言大选秀女,一时间各各有女儿的家族心思又开始活跃起来,熙贵妃也不得不把重心从慕容翎陌身上移到新人争宠上。

  宸国启元十二年十一月,将军府小小姐周岁宴会当日:钦天监以祥瑞降临,祈福江山固稳为由,请旨慕容皇帝恩请将军府小小姐去天御寺伴青灯侍古佛以保佑宸国江山庇护神恩。就这样将军夫人陪着小小姐被“发配”天御寺,上官将军更是从此一心扎根军营不问朝堂。慕容皇帝为避免落人口舌还以公主的仪仗护送将军夫人和小小姐前往天御寺中祈福,经过半个月的路程终于抵达目的地。

  “娘亲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雪儿与玉筌二人在寺门口迎接,看见娘亲抱着长大的妹妹,眉眼欢喜。

  “姐姐……姐姐…抱~”甄瑛子怀里的小落儿一看见姐姐,笑嘻嘻的伸手要抱。

  “姐姐不抱落儿…姐姐和玉筌姐姐拉着落儿跑好不好?”雪儿接过小落儿悠悠的放在地上,玉筌笑着给小小姐整理衣服。

  “好啊好啊!落儿给姐姐和玉筌姐姐带了生辰礼物~娘亲和爹爹给挑的~”小落儿拍着小手笑着高兴坏了。

  雪儿和玉筌笑着一人拉着小落儿一只手,跟着她蹦蹦跳跳的走向寺中,甄瑛子满眼都是疼爱,吩咐侍女犒赏护卫队自己跟在三个小丫头身后。一路上母女四人有说有笑的走回静心斋。

  甄瑛子屏退下人,抱着小落儿坐在软榻上,雪儿和玉筌坐在一旁。本来玉筌还觉得不妥想站在一旁侍候的,无奈扭不过主子,只好堪堪坐下。

  “雪儿,娘已经帮你准备妥当,你现在启程去祥云县的悦容客栈,一定要在今晚赶到,关姑姑就在二楼第一间屋里等你,她会帮你后面进去的事。后面的事可就靠你自己咯~”甄瑛子冲着雪儿眨巴眨巴眼睛,一副你懂的样子。

  “嗯嗯………娘知道了…我这就去收拾东西,一会出发~”雪儿眼睛发出欣喜若狂的光芒,心急的恨不得现在就到悦容客栈。

  玉筌突然伸手拉住兴奋的雪儿,红着脸低头闷声说道“……玉…玉筌也要跟主子去,不跟主子分开……”

  “玉筌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而且玉泉阁里还有别的事情要安排你做呢…”雪儿拍拍玉筌的手,玉筌只好轻轻点头悻悻收回手,看着雪儿收拾包袱准备跑路。

  “玉筌,缪巧儿和尹琛琛会来做你们的替身,你把雪儿和你自己的小细节告诉她们,切不了有半点纰漏。”甄瑛子明显感觉到玉筌的不安,对于这个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媞妤的孩子,忍不住多些疼爱和疼惜。

  “好!玉筌明白……”玉筌瞬间活力满满的点点头,抿嘴一笑。

  “对啦!娘亲那你跟妹妹怎么办?”雪儿收拾的差不多了,突然想起妹妹和娘亲怎么脱身来着。

  “娘和小落儿就不用你们担心咯~”甄瑛子轻轻拍了拍趴在怀里有些犯困的小落儿,起身将睡觉的小落儿放在软榻上盖上薄被以免着凉。

  与其说是收拾,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好收的就是换下一身锦衣玉锻,大约一刻左右雪儿也都收拾妥当准备出发,“小落儿可要健康又乖乖的长大哟!”雪儿走到软榻上轻轻摸着正在熟睡的小落儿的小脸蛋,有些不舍的走到门外冲着娘亲和玉筌挥挥手,“娘亲玉筌…我这就出发啦,你们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了要是被我发现你们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话,我可是会生气哦!”

  “玉筌会好好照顾自己和夫人还有小小姐的……”玉筌眼睛红红的点点头。

  “雪儿……要是不开心了就回来…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回来告诉娘亲……洛神宫里的叔叔婶婶伯伯姨娘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都会给你主持公道的!丫头啊…你要是生病了娘不在身边可怎么办啊?要是疼了伤了怎么办啊……”甄瑛子说道最后一想到自己十几年见不到孩子在身边眼睛通红,眼泪大颗大颗的止不住掉落下来,看的雪儿心里难受。

  “娘亲……雪儿会没有事的!”雪儿看见娘亲掉金豆豆忍不住心中难受,扑进母亲怀里抱着娘亲以示安慰,“雪儿不孝,让娘亲心里不舒服……雪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娘亲你放心,雪儿十年后就回来了……”雪儿红着眼睛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头,起身连忙跑出屋门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悄然离开,害怕自己受不了,忍不住为了娘亲想要放弃。

  甄瑛子看着自己的孩子离开,心中宛如在剜自己的肉一般疼痛难忍,跪坐在地上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玉筌也红着眼睛安慰夫人。甄瑛子紧紧抱着玉筌哭诉着心中对雪儿的不舍和担忧……

  也许暂时的分别就是为了未来更好的相聚。雪儿一路上脚下生风,任凭凛冽的寒风刮在脸上也不为所动。看看天色似乎快要下雨了,心中不免有些烦躁,瞧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处人家,便上前讨要了些茶水喝,这户人家的女主人见雪儿是个小孩子心里怜惜递了杯水解解渴。

  “谢谢姐姐……姐姐,我去祥云县寻人就是不知道这里离祥云县还有多远?”雪儿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擦擦嘴巴冲着女主人甜甜一笑。

  “离的不远,顺着着条路走穿过一片林子大约还有八九里地就到了,约摸着也就一两个时辰吧!”女主人有些担忧的看着眼前这个七八岁的孩子,“对了,听说最近这里不怎么太平,要不你今晚在我家住一晚,明日一早让我家那口子送你去…我家那口子经常上山打猎手上有些拳脚功夫,也好照顾照顾!”

  雪儿暗自算着距离越来越近的悦容客栈,心中不免一丝喜悦,“不用了…谢谢姐姐,我看这天怕是还有几个时辰就要下雨了,山上遇雨路滑且易塌方,姐姐要是有法子能寻到大哥哥回家,就去找找吧!小妹我就先走了…姐姐再见…”雪儿拿着包袱笑着向女主人挥手作别赶路,却不知晓自己无心的一句话救了这个家庭的男主人一命。

  八九里的路程对三岁习武的雪儿来说不算难事,雪儿犹如鬼魅一般几个连跳穿梭在树林,不消半个时辰就走完了一大片林子,穿过林子就是一处宽敞的大路。

  “难怪大姐姐会说这里不太平,这宽敞的大路附近有几个小沙丘,刚好足够藏下十几人。”雪儿抬头看这乌云越来越多聚在一起的天空,心中暗想:完了,暴风雨快要来了。“不行不行…不能让关姑姑等太久,一定要赶在暴风雨来临前赶到祥云县。对了,我记得这件衣服里还有上次玉筌给的迷迭粉,就用这个吧!”

  雪儿摸摸索索的从身上翻出小半包粉末,小脸一笑,“嘿嘿……诸位大叔你们就好好在这里睡一觉吧,至于……你们经历过暴风雨的摧残之后会不会着凉我可就不管啦!”雪儿手中捏着粉末,提气凝神宛如疾风一般略过十几人,在其身边撒下粉末,十几个大汉只觉得闻到一阵香气就晕倒在地睡着了。“嘿嘿…玉筌出品必属精品,一秒见效,俩时辰失效!”雪儿嬉皮笑脸的打了个响指,哼着小曲一蹦一跳的朝祥云县跑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