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七章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xsread.com)

  不知是不是天公不作美,又或是一切命中注定。雪儿前脚刚踏入祥云县后脚暴风雨就来了,雪儿躲在一处墙角边避雨,看着肆虐的狂风骤雨,寻思刚才问把门的侍卫哥哥的话,“既然过三四个商铺就到了悦容客栈了,那我还是冒雨去吧!”

  思索一番,雪儿举起包袱顶在头上冒雨冲锋,才一出来就被暴雨淋的透透的,脚下踩着水花一路小跑,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来到悦容客栈。如此大的骤雨悦容客栈的楼上的窗户都死死关闭,唯独二楼一间开着窗户。

  雪儿二话不说一个鹞子翻身就翻进了屋里,温暖香软的房屋确实比外面温暖许多。待雪儿回过神来环视着阵阵清香的房屋时,却看见一位一身紫红锦衣,面上画着精致妩媚的女人正在悠哉悠哉喝茶,一看此人的气质就不简单。

  “雪儿你可算来了~再不来呀~这小哥可得变成傻子了~”紫衣女子淡淡一笑,看向雪儿的目光却说不出的温柔。

  “嘻嘻……关姑姑我这不是来了嘛!”雪儿嬉笑这把身上衣服的雨水给拧巴拧巴,头发上也吧嗒吧嗒滴着水,整个人就像从河里捞起来一样。

  “好啦好啦,不用拧巴了,喏…姑姑给你备了热水,快去洗个澡,免得着凉了姑姑心疼…你一边洗姑姑一边给你说说具体情况!”关姑姑浅笑的拉着雪儿来屏风后的浴桶旁,将凳子上的衣服放在衣架上。

  “好的…谢谢姑姑…”雪儿抿嘴一笑,解开身上的湿衣服,踏入浴桶里沐浴。

  “前天恰好让姑姑碰上他们的探子在四处收留孤儿,刚好昨天遇到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的小丫头,也幸亏最近祥云县暴雨蔓延才拖了一时半刻。”关姑姑拿起桌上一支极其细小的笔沾着还未收起的颜料,在指甲上慢慢画着。

  “那姑姑他们现在在哪?”雪儿很喜欢在水里嬉戏,弄的浴水哗啦啦响。

  “自然就在咱们楼上这间房屋里睡着,姑姑弄了点香料让他们沉睡……那个小丫头午时就让春芷带回洛神宫里了…”关姑姑吹了吹刚画好一个的指甲,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对了雪儿?用不用易容?姑姑看着那个小丫头跟你长得不太一样…万一被人发现………”

  “唔……这个……不用吧…我随便弄点灰抹在脸上就是了……再说反正天底下长得像的人那么多……不怕不怕……”反正也就见过一面的话雪儿自己自欺欺人的不愿意说出来。

  “也行吧…随你…你自小就心思缜密又有过人之处,唉~~这突然让你去别人家还真是舍不得……”雪儿刚好穿上衣服,走出屏风就看见关姑姑那假做有些可惜的模样。

  “姑姑真是莫要打趣雪儿了……”雪儿脸上带着红晕,那些帕子擦着头发。

  “姑姑也就是实话实说……哈哈哈…来姑姑给你擦头发,这身衣服姑姑看着还挺合适的。果然咱家丫头就是个漂亮,不管穿什么都好看……”关姑姑起身笑着接过帕子温柔的给雪儿擦头发,雪儿一身破旧的衣服依然让人移不开目光。

  “嘿嘿……姑姑…你给我说说后面的事情吧!”雪儿坐在椅子上用手摸了一把小脸,笑嘻嘻的沾了些颜料对着镜子在脸上抹了起来。

  “嗯…那小丫头说…之后那个探子会带她去一座山里,说是山里一共有五百个孩子,而他们只要五个孩子,七天后他们会清山多一个都不要…”关姑姑眼中一丝厌恶一闪而过,“果然,皇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五百个孩子…全都是手无寸铁的孩子啊!这样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姑姑……那我……怎么办?我…我也下不去手啊………”雪儿手中一顿,瞪着眼睛一脸茫然无措的看着镜子里的关姑姑。

  “这……这就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许你会知道有的人真的为了活着可以做出很多选择……为了活下去有些事情也都是不得不做的……”关姑姑心中叹了口气,擦干了雪儿的头发,温柔的拿起梳子给雪儿梳起头发,“索性啊,那丫头在探子面前不曾说过话,你去的时候不会有口音之类引人怀疑的地方…”

  “好吧………”雪儿耷拉着脑袋,情绪明显很低落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有些抗拒,不愿意承认那个残忍的暗卫主子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孩。

  “好了好了…你先吃点点心吧…给你带来你最喜欢的雪花酥…让你赶了这么远的路,姑姑反倒有些心疼你了……咱们子时三刻就上楼换人。”关姑姑编好头发,把一个精致的木盒子笑着放在雪儿面前,雪儿欣喜的打开盒子刚才的失落立马就没有了,拿起一块雪白色的方块放到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甜甜的笑着口齿不清,“蟹蟹…蟹蟹咕咕……”

  二人聊了些注意事项,关姑姑又顺便抽查了雪儿的各门功课,比如什么易容术制药方子内功心法暗器什么的。一时之间屋里气氛温馨又和谐,随后又开始聊了些家常之类的事情,毕竟洛神宫里的叔叔婶婶伯伯姨母都是看着雪儿长大的,心中不免有些不舍。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夜幕的降临并没有让暴风雨停下来,轰隆轰隆的雷声响的让人心悸。关姑姑抱着雪儿一个恍惚就到了三楼的屋里,关姑姑把雪儿放在地上,转身关上窗户。雪儿心中暗暗感叹:唉…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娘和关姑姑这样厉害呀!

  屋里横七竖八躺着一个浑身包裹着夜行衣看似十五六岁睡的正香的少年。雪儿一脸懵圈的蹲在地上伸着手指重重戳着少年的脸,少年也就闭着眼睛象征性的手抓了抓脸翻身又睡过去了,嘴角抽搐扭头问旁边的姑姑,“姑姑……你是下了多少迷迭香?”

  “迷迭香?我没用呐…只是用了半炷孟婆香而已……不过……好像用过头了……”关姑姑看了看桌上燃尽的香灰,有些尴尬的伸脚在占地方的少年腰处踢了踢,少年依旧翻了一下不动了。

  “半炷……那……那…他…还活着吗?”雪儿满头黑线咽了口口水。这孟婆香是洛神宫独门清香,味道似檀香不招人注意,一但闻久了就会麻痹神经从此沉浸梦里,若是没有解药就永远在梦里醒不过来。偶尔闻一点倒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会让脑子休息一会儿,忘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一炷香是半个时辰,这半炷香约摸着大概是两刻钟左右。

  “应该没事吧……有解药呢……”关姑姑有些心虚的撇了少年一眼。

  “醒过来确定不会变傻子?”雪儿也搓搓手,心虚的看着熟睡的少年,毕竟把无愁无怨好端端的人弄成傻子也不合适。突然轰隆一声雷鸣电闪。

  “哎呀!”雪儿和关姑姑本就心虚吓得两人惊呼一声抱在一起。

  “姑…姑姑…解……解药……”雪儿吓得磕磕巴巴的环顾四周。

  “这…这…这呢……”关姑姑心中被惊漏半拍手都颤颤巍巍,从腰里拿出一个小纸包递给雪儿。雪儿拿着小纸包拆开给少年喂了一颗药丸。药丸刚进嘴巴,少年就开始动了,双手揉着眼睛要起来。“雪儿一切小心,姑姑先走了…”关姑姑用口型告诉雪儿,看到雪儿点头翻身从窗户离开。雪儿藏好手里的小纸包,起身把开着的窗户关上。

  “我…我…这是在哪呀…怎么睡在地上了?”少年揉揉眼睛,眨巴眨巴眼睛环顾四周,浑身乏力扶着桌子脚从地上颤颤悠悠的爬起来。

  “那个……那个……你……你…突然饿晕过去了…”雪儿看着这个颤颤悠悠的少年,决定留心观察一下,免得人家真的变成傻子了也不地道嘛。

  “饿晕…怎么我腰疼的难受…”少年双手护着腰扭了扭长时间在地上睡觉僵硬的脖颈,雪儿捂着脸眼睛透过指缝看着,心中暗想:完了完了,姑姑不会忘记控制力道了吧……要是出了啥事我不就暴露了嘛。

  “唔……算了算了…今晚还要赶紧赶回去,要是再耽误几天你也不用回去了…”少年撇了雪儿一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想不起来。

  “那……那……那我们赶紧走吧!刚好雨停了!”雪儿瑟瑟发抖的样子【主要是怕这少年骨头断裂夭折在路上】让少年打消了疑虑,毕竟只是个手无寸铁,六七岁的小丫头。

  少年嗯了一声,整理一下衣着领着雪儿出了客栈离开,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祥云县,来到郊外出,少年抱起雪儿穿梭在树林中。本来雪儿想自己来可惜自己现在正在伪装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索性就任凭少年抱着自己穿梭树林。

  “那个…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雪儿被抱的很不舒服,与其说是抱还不如说是直接夹在肋骨处。

  心善的雪儿还记得自己藏起来的小纸包里还有两颗解药,寻思着问问人家名字到时候给人送去。谁知道这少年酷的很,目视前方脚下丝毫不减,“你现在没有资格知道,等你通过考核再说吧!”

  雪儿在少年看不见的地方撇撇嘴,心里暗自骂着:不说就不说,变成傻子你活该!随着少年的脚步,二人来到一处青山脚下,阵阵透心的寒意扑面而来,少年越往前走雪儿就越觉得阴冷,明明没有风有阳光却令人觉得阵阵寒意从脚起,弄的头皮发麻。

  “到了,就是这里!”少年把雪儿放在地上从怀里掏出一把未开刃的匕首扔在地上,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山顶处有一座山庄,给你七天时间带着这把匕首自己到山庄里,好心提醒你,这山里一共有五百多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以及一些野兽,而能到山庄的人只有五个名额,如此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人数一满山顶会吹响号声,就会有人来………”

  “找我?”雪儿捡起地上的匕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接过少年的话。

  “清山……”少年沉默了一会,依然酷酷的打碎雪儿最后的希望。

  “…………”

  雪儿就这样沉默的瞪着眼前高自己几个头的少年许久,而少年也莫名其妙的瞪着雪儿许久。大概两人盯了一刻左右,少年妥协了,从怀里掏出几颗黑色的珠子塞给雪儿。

  “这珠子摔在地上会爆炸,如果遇到其他人联手或者饥饿的兽群杀你可以用这个保命……但愿你能活着到山庄吧…”少年抿嘴看了一会雪儿转身离开,留下几道黑影就没入了树林里。

  “这…其实可以算是作弊吧……”雪儿举起怀里的五颗黑珠子仔细端详,“这个引雷珠似乎有些不一样………这…居然…是自…自制的!”说完话就掏出一颗扔向前边一处空地自己抱头蹲在地上,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居然炸出了一个五人合抱的大坑,“这……硝石得放多少威力才那么大?算了算了,等到山顶再说吧!”雪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扯下头上的发带把匕首藏绑在手肘处,又将引雷珠小心翼翼踹袖兜里,清理了一下人留下的痕迹,跳上旁边一棵参天大树,大概四五米的高度一处枝丫上,恰好视野开阔也方便寻找近路上山。

  “果然,刚刚的声音虽然威慑了兽群但也确实惊动其他的…”雪儿低头看着两男两女结伴同行寻着声音聚拢在自己炸出的大坑旁。

  “这…这里怎么有个大坑?四处也没有人出现的痕迹呀!”紧张的男孩一号紧惕的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异样。

  “会不会……是兽群……”柔弱的女孩四号害怕的问着。

  “不可能!这么大的响声兽群早就被吓跑了!”彪悍的女孩三号咋咋呼呼的分析道。

  “算了,想这些做什么?后天晚上就是最后期限了,我们现在已经占了四个名额,现在不管遇到谁,只能杀了他!”阴狠的男孩二号,阴狠的瞪着三名同伴。

  “什么?就剩两天两夜了?果然…姑姑的孟婆香好像真的弄多了……我还是赶紧跑路吧!”雪儿听了一会儿准备出发。

  一想到七天变两天了心中一股悲愤交加,看看最近的路估计只有从树上飞过去了,脚下轻点树梢犹如飞鸟一般飞跃在树林里。在经历一个晚上的休息后不知过了多久,雪儿肚子开始咕咕叫,在树上摘了一些果子,找了个安全隐蔽的地方飞身下树,靠着树坐在地上休息一会,拿起果子在衣服上随便擦擦就噻嘴里啃了起来。这是雪儿第一次离开大人和玉筌的庇护下自己找吃的,明明很酸很苦雪儿却吃的很甜。吃了没多久,就听见淅淅索索的声音响起。雪儿微微一愣:不是吧!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能被发现?不会是碰到出来溜溜达达找食的野兽吧?雪儿平躺在身边地上抓起枯叶盖在自己身上,尽量使自己与大地融在一起。

  “等…等…一下…好累…”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从雪儿身旁不远处传来。依稀是前天遇见的柔弱女四号。

  “你真是的!才到山腰就累!你不想活下去了吗?”另一个咋咋呼呼的女声很明显就是彪悍女三号。

  “不行…不能停!山腰处的野兽估计会更多,我们身上都有血腥味不可以停留太久!”小心谨慎的男一号依然尽职尽责的分析厉害。

  “无论如何!今夜一定要上山庄!”阴狠的男四号明显是四人里的主心骨。

  “真是该死的冤家路窄!”雪儿心中暗骂,估摸着自己身上又没有血腥味一时半刻不会被人发现,于是愉快的决定当围观者。

  “不…不行了……我…我跑不动了…”柔弱女一手扶着大树一手按在心口上喘息未定大口大口呼吸着,明显没有看到背对自己的阴狠男。阴狠男转身本想好言劝柔弱女几句,目光却瞥见柔弱女身后不远处红红的东西,眼睛闪过一丝怨毒。突然伸手重重的推了柔弱女一把,柔弱女脚下一滑踉跄不稳“哎呀”一声仰面向后栽倒,然而那个被阴狠男瞥见的红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了柔弱女脖颈一口后溜走,因为彪悍女和警惕男紧张的看着四周,所以没有看见柔弱女是怎么滑倒的。阴狠男不知道是惊呼出声还是假装出声惊恐的指着柔弱女磕磕巴巴的喊着,“别…别动…是…是蛇……”

  一条与地面颜色相似的巨蟒紧紧盘着瑟瑟发抖不敢说话的柔弱女的脚踝缓缓爬上小腿、大腿、腰部等等。原来方才阴狠男本想借着赤链蛇的毒液弄死柔弱女,却没有看见赤链蛇正跟另一条与地面相似的巨蟒在博弈。如今柔弱女的出现打开了两蛇的僵局,赤链蛇以为柔弱女是巨蟒咬了一口就溜了,巨蟒以为柔弱女是赤链蛇就将其盘绕起来准备作为今日的餐点。

  彪悍女和警惕男也被阴狠男的惊呼吓了一跳,看着被巨蟒缠绕的柔弱女,二人惊慌失措的架着离彼此不远的阴狠男不顾一切的就跑了。柔弱女看到所谓的伙伴抛弃自己离开,红着眼眶眼泪大颗大颗流下来。

  “怎么说也是经历过生死伙伴!居然这么可耻!”雪儿的位置恰好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雪儿愤怒的扒拉开身上的枯枝烂叶站了起来,拔出手腕上的匕首运足内力朝着巨蟒的七寸飞射而去。“咻”的一声匕首穿进巨蟒的七寸带着身体被死死钉在身后的树干中。

  “你没事吧!”雪儿三步并两步小跑到柔弱女的身边,把她扶起来。

  “谢…谢谢…我…我叫孙媃儿”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看着被钉在树干的巨蟒和突然出现的小女孩,柔弱女也不禁止住啼哭失神的看着眼前犹如天神下凡的雪儿,柔弱女突然抓起雪儿的手,“求…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杀了阴亘…我…我…看见了…是他……是他…”推我的话孙媃儿还没有说出来就闭上了眼睛嘴唇发紫无助的倒在地上。

  “原来…你看见了……”雪儿俯身检查了一下孙媃儿的身体,发现她的脖颈有两个小血洞,嘴唇发紫明显是中了蛇毒。雪儿有些失神恍惚的看着眼前孙媃儿的尸体宛如魔怔一般,“孙媃儿你放心…他阴亘放弃了你们曾经经历生死的一切,我会让他来陪你的!”

  雪儿把出钉着巨蟒的匕首,擦干净血迹刨了坑将孙媃儿的尸体埋在里面,做好一切后,双手合十念了一段往生经为其超度,拜了三拜后离开了。

  作者留言:各位看官求分享求点赞求收藏!青青酱这里给各位劈个叉!233333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